第二卷,萬國大比 第一百九十六章,虎落平陽被犬欺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幻覺再度來襲,這一次唐堯感覺自己和被綁在立柱上的男生重疊在了一起,手腕和腳踝開始劇烈疼痛,他的意識也在此地逐漸模糊,隱約間看到一個人走了過來,唐堯努力想抬起頭來,但左眼傳來更加距離的疼痛,這種疼痛已經讓他無法承受?蓮埩藦堊靺s什么都沒說出來,那人走到他的面前,唐堯好像能聞到煙味,就像是記憶中的味道又重新被激活了一般。

    他的脖子被人掐住,然后對方抓住了他的頭發,他這才抬起頭看見了那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的臉,中年人的輪廓,唏噓的胡渣。還有叼在嘴上的香煙,當這張臉映入他眼睛的時候,記憶突然間如同復蘇了一般開始涌現。

    "小子,你知道幻師嗎?"

    "我們可以簽個合同;蛘咦鲆环輩f議,我帶你入門成為幻師,你以后賺的每一分錢都有我的一半,如何?"

    唐堯感覺到這個男人似乎和自己的人生息息相關。他仿佛是自己生活中很熟悉的一個人,但唐堯張開嘴卻說不出此人的名字,他張開嘴想叫出這個人是誰,但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沒說出來。唐堯知道只要自己能說出此人的名字,那他就能回憶起自己是誰,想起自己的過去。

    "唐堯,你聽好了,從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更不要試著去找回記憶,我封印了你記憶的同時也封印了你再次施展幻術的能力,這是你的選擇。也是我給你的最后機會,一旦你再出現在我面前,或者回憶起自己的身份,那我會毫不留情地殺掉你。"

    說完那人伸出手按在了唐堯的臉上,唐堯的幻覺在此刻中止,他感覺無法呼吸,整個人像是掉進了深不見底的冰窟窿內,黑暗,寒冷又無法呼吸,他已經從幻覺中醒了過來可似乎身體還陷在回憶和幻覺之內。

    "我想要光,想要有誰來拉我一把??"唐堯伸出手試圖抓住什么,但伸出的手卻什么都沒碰到。眼前只有黑暗,就在這時候前方傳來"咚"的一聲,被封閉起來的機關再次打開,微弱的光芒照了進來,當唐堯看見光芒的瞬間只覺得全身好像都從黑暗里拔了出來,此時微弱的光成了拉他一把,將他拉出黑暗深淵的救命繩。

    "嘭!"有什么東西從上面掉了下來,唐堯定睛一看,好像是一個人被人從上面丟了下來,順著通道樓梯滾落到了地下室內,這個被丟下來的人回頭看著唐堯,唐堯立刻認了出來。此人居然是立花御城。

    "快跑??游戲店的幻師??追過來了。"立花御城說完這句話后吐了口血,下一秒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上面落了下來,雙腳踩在了立花御城的身上。

    這個高大的人影站在立花御城的身上,看著唐堯的方向冷漠地說:"偷了我們店里的錢。你還以為能跑的了嗎,快點滾過來。"

    唐堯沒敢過去開口道:"這是一場誤會,我們可以將錢還給你,不過你得放了我們。"

    "還錢?呵呵。如果你們只是兩個普通的竊賊,想要投機取巧到我們店里來發一筆的話,這件事倒是可以通過金錢來解決,只要你們交給我三倍于你們偷的錢并且切下你們的一根手指謝罪就可以了。但現在因為你的出現,這件事變的沒那么簡單了。"來人伸手指向了唐堯。

    "因為我的出現?你認識我嗎?"唐堯問。

    "雖然你臉上戴了一個奇怪的眼罩,發型氣質都變了,其他人可能一眼沒有認出你。但我可以,唐堯,我可曾經是你的忠實粉絲。"大漢走了進來,手指向左右兩邊一點。便見地下室的墻角邊緣燃燒起一大片火焰,這些火焰將地下室照的非常明亮,也照出了地下室內三人此時的面貌。

    立花御城顯然被打的不輕,臉上滿是淤青嘴邊有血跡,唐堯也看清了地下室的情況以及面前這個強壯的大漢。

    大漢滿頭卷發,穿著花色襯衫和白色的休閑褲,從身板來看是個非常強壯的家伙,他點了根煙看著面前的唐堯,嘴角邊露出了一絲邪異的壞笑。

    "你認識我嗎,你知道我過去是誰嗎?"唐堯急忙追問道。

    "哈哈,看來我猜的沒錯,你這家伙一定失憶了。難怪消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說起來我過去還真是你的粉絲,你的每場比賽包括古國幻師斗法大會的比賽我都看過,甚至還去看了你在幻學鑒挑戰準四段幻師的錄像,你可太厲害了??哈哈??"這家伙的話聽起來可不像是任何粉絲會對自己偶像說話的口氣。

    "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三山廣義,生在三山家這樣一個不知名的小家族內,眼下也不過剛剛達到初段。年紀也不小了,我現在只能在游戲店那種不知名的地方打打工混口飯吃,但我一直夢想有一天可以進入某個大家族,那樣才能夠大展宏圖。但像我這種實力的家伙應該不會有人賞識,但現在我有機會了。"

    他朝唐堯走了過來,從腰間抽出了兩把匕首握在手中,唐堯看見這家伙拔出匕首頓時大驚;琶笸,可地下室就這么大的地方,他退了沒多遠就貼到了墻角上。

    "你想干什么?"唐堯大聲問。

    "你應該不記得很多事了吧,平井家還記得嗎,你記不記得平井家未來的繼承人平井涼太是因你而死的?"三山廣義看見唐堯滿臉迷茫便知道唐堯連這部分記憶都喪失了。

    "平井涼太是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果然不記得了,平井涼太,平井家未來的繼承人也是平井家現任家主平井一夫的獨子,他與你為敵。結果被你干掉了,當時平井家礙于外界的壓力以及你的天才之名,只能息事寧人,可在萬國大比團隊戰決賽結束之后,你突然從醫院中失蹤并且這一下失蹤直接消失了三個多月,各方面勢力都在找你,平井家明面上也在找你,暗中則對你發布了懸賞,誰能夠將你偷偷帶到平井家,交給平井一夫,就可以獲得平井家的重賞。"

    三山廣義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唐堯對面三四米的距離,他將煙頭丟在地上。然后厲聲喝道:"唐堯,你就是我開創自己未來的金鑰匙,如果你現在可以束手就擒的話,那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如果你不束手就擒,那就別怪我了。"

    這家伙嘴上雖然說的相當兇狠,可實際上并沒有出手攻過來,唐堯雖說害怕但面對危險的時候卻出奇的冷靜。他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我過去曾經是一個很厲害的幻師是嗎,那你怎么能肯定我現在雖然失憶但也失去了施展幻術的能力呢?"

    三山廣義臉色微變,唐堯敏銳地抓住了他表情的變化繼續開口說道:"看來你不確定我現在是不是還和失憶之前一樣厲害,所以你才遲遲沒有動手,那我就直接告訴你吧,我并沒有失去原來的本事,你要是敢過來動手我??會殺了你的。"

    唐堯這是虛張聲勢,但對面的三山廣義卻顯然有些被嚇住了,快速后退了幾步,唐堯抓住時機大聲道:"你要么現在就給我滾蛋,我給你十秒鐘時間,你要是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

    唐堯開始大聲倒數,三山廣義越發緊張,就在唐堯認為這家伙會因為慌張和害怕而離開的時候,三山廣義突然將手里的砍刀丟了過來,唐堯大吃一驚,急忙躲開,可剛躲開了飛過來的砍刀便見三山廣義出現在了自己的側面,巨大的拳頭打在了唐堯的臉上,一拳將唐堯揍飛出去。

    "呵呵,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不僅失憶了,而且失去了作為幻師的一切本領。"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