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死不瞑目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吳天這一刀,將上等靈器寒冰劍都給劈斷了,吳百歲一具肉體凡胎,又如何承受得住這樣一刀?他不僅胸膛被刀尖斬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甚至他的五臟六腑都被森然的刀氣逼迫著,這一股冰冷尖銳的氣息侵襲著他的四肢百骸,吞噬著他整個人。

    吳百歲瞬間就去了半條命,他躺在地上,渾身蝕骨的疼,氣力也仿如被掏空,那一股憑意志力堅持的精神氣,也瞬間消失了。他好累,好疼,整個人異常疲憊難受,他想要再爬起來,可都沒有任何力量支撐了。他現在就像脫離了水的魚。只剩微微一口氣,艱難地呼吸著,茍延殘喘。

    吳百歲敗了,敗得非常徹底。

    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沉默了,但心卻如擂鼓,激烈跳動著,血龍刀的威力,震撼了在場的每個人,這不愧是吳家的傳家寶,不愧是超越靈器的神器,它打出的威力和殺傷力,簡直是毀天滅地。他們的家主吳天,都因這把神器,變得神勇無敵,厲害非凡。他真的就宛若不敗神魔,毫無懸念地打倒了吳百歲,重創了吳百歲。

    看到吳百歲氣息奄奄,身上血肉模糊,敗得如此之慘烈,在場的吳家人都不免心有戚戚,感慨萬千。誰都知道,吳百歲的確是吳家的絕世天才。他不僅身份高貴,各方面能力不凡,武力也的確是逆天?上,他遇到了吳天,吳天是現如今吳家的王者,啟用血龍刀之后,吳天更是宛如成神,他就是吳家的無上尊者。大伙兒在對吳百歲表示惋惜的同時,也更加敬畏吳天。

    吳天,成了吳家人心中獨一無二的王。

    此刻,吳天像是被注入了無限精氣,他精神奕奕,亢奮無比,他雙目泛著光,炯炯有神地盯著手中沾染了吳百歲鮮血的血龍刀。興奮道:"果然是一把絕世寶刀!"

    這一刻的吳天,體會到了有生以來最大的暢快之感,他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血龍刀,他打敗了壓制他多年的吳百歲,證明了自己。他完成了人生兩大夙愿,此生再無遺憾,這真的是值得他大聲歡呼的時刻。

    帶著這一股亢奮之情,吳天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吳百歲,隨即,他邁開腳步,朝著吳百歲慢慢走了過去。

    作為勝利者,吳天現在的姿態,儼然像一個皇帝,他也確實達到了這種成就,從此往后,他將問鼎天下。睥睨蒼生,他就是唯我獨尊之帝王,其他一切人,都將被他踩在腳下。曾經光芒萬丈的吳百歲,現在也只是他手里的一個失敗者,他要徹底將吳百歲打入地獄深淵。

    來到吳百歲身邊,吳天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狼狽慘淡的吳百歲,昂然道:"吳百歲,你終究還是輸給了我。"

    吳天的聲音,中氣十足,吳天的氣場,強大無比。

    吳百歲忍著刺骨的劇痛,慢慢轉頭,看向了吳天,他竭盡殘余的力氣,艱難開口,虛弱地說道:"我不是輸給了你,我是輸給了血龍刀。"

    吳天滿不在乎,冷冷一笑,鄙夷道:"輸了就是輸了,別給我整些沒用的借口。"

    吳百歲太累了,他已經沒力氣和吳天爭論這樣的問題,因為他現在確實就是失敗者,無論他輸得有多不甘。他終究是輸了,這個結果,他無法接受,卻不得不承受。

    看到吳百歲這副死魚樣,吳天心中更暢快了,他得意揚揚地看著吳百歲,狂傲開口道:"事實證明,你吳百歲,就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憑什么得到父親偏愛重視,憑什么讓家族人另眼相看?憑什么家族所有好的資源都要給你,憑什么你直接就被內定成為家族繼承人。你根本就沒這個資格。"

    吳天一直覺得,自己活在不公的世界里,他自認為自己不比吳百歲差,可偏偏從小到大,大家都只看到了吳百歲,而他,卻被完完全全忽視了,他不甘心,他恨,恨這個世界的不公,恨他父親吳青帝的偏心,恨吳百歲的奪目,所以他從小就立志要逆天改命,他絕不會永遠處在暗淡無光的世界里?傆幸惶,他要站上巔峰,俯瞰一切,他要讓所有人看到他的光芒,他要主宰這個世界。

    現在,他做到了,他終于做到了,他向所有人證明了自己。他真正展露了自己的鋒芒,他站在了最頂峰,傲視天下,全體吳家人都要對他俯首稱臣,包括吳百歲。

    除了吳天,此刻的葉紅竹,也是萬分得意,她仿佛和吳天并肩站在了人生最巔峰。她的虛榮和自尊得到了無限的滿足,她好暢快!

    在吳天說完話后,葉紅竹也湊了過來,她盯著地上的吳百歲,嗤之以鼻道:"是啊,你哪方面都不如我老公,你整天高傲什么呢!"

    葉紅竹和吳天一樣,也對吳百歲充滿了怨氣。她做夢都想踩下吳百歲,現在,眼見吳百歲被自己老公打敗,葉紅竹自然是痛快無比,吳百歲摔得越慘,跌落得越低,葉紅竹就越暢快。

    吳百歲聽著這夫妻兩一唱一和的諷刺打擊,神色不禁變得暗沉。他的眼里再無神采,面色也如死灰,他稍稍緩了一口氣,然后,他便對著吳天鄭重地開口道:"我輸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但你可不可以幫我拿還魂丹去西原救個人?"

    事已至此,吳百歲別無他法。他深知,憑吳天對自己的恨意,今天自己絕對是在劫難逃,他再無活的機會了,可夏沫寒不該就這么死掉,吳百歲現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夏沫寒,他即使死,也希望夏沫寒好好活著。因此,他帶著最后的一點希望,求吳天救救夏沫寒。

    吳天眉毛一挑,略帶諷刺地對著吳百歲問道:"你自己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著救別人?"

    吳百歲這一生,最在意的,就是他自己的命,或者說,他從小的愿望,就是長命百歲?刹恢獜暮螘r起,吳百歲有了更在意的東西,他現在,更想夏沫寒能活著。

    "你能幫我這個忙嗎?算我求你了。"吳百歲是吳家的天之驕子,從來都是高高在上,哪怕他失敗了,他的傲骨也一直在,他不會低頭折腰?墒乾F在,他卻當著這么多吳家人的面,拋下了尊嚴,祈求吳天。只因,他太在意夏沫寒的命了。

    吳天見吳百歲對自己搖尾乞憐,他心里更痛快更舒服了,他微微笑著看著吳百歲,堅定拒絕道:"不能。"

    對吳百歲,吳天當然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留情,他就是要吳百歲痛不欲生,吳百歲越痛苦,他越快樂。

    聽了吳天的話,吳百歲徹底絕望了,他知道,吳天雖是自己的親哥哥,可從小開始。吳天就沒把自己當成過弟弟,他對自己,只有刻骨的恨意。他現在想要吳天幫助自己,確實也是癡人說夢。多說無益,一切都是徒勞,吳百歲一顆心徹底沉入了谷底,他閉上了嘴,不再言語。

    "成王敗寇。你輸了,按照約定,你要任我處置,所以,你就安心地上路吧!"吳天已經當眾打敗了吳百歲,已經達成夙愿證明了自己,所以現在吳百歲的命,留著也沒用了。再加上。吳百歲今天表現出了逆天實力,這樣一個人不除掉,將會是吳天的心腹大患,吳天必殺他。

    話音一落,吳天抬起手中的血龍刀,就要斬殺吳百歲。

    但這時,忽然一道聲音響起:"手下留情。"

    緊接著,吳豐羽從人群中,快步走了出來。

    吳豐羽酷愛武術,對于武術界的天才高手,他自是惺惺相惜,吳百歲雖然最后敗了,但誰都不能否認,吳百歲的確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絕世天才,他的實力更令人驚艷,吳豐羽十分欣賞吳百歲。他也認定,吳百歲是吳家的閃耀之星,這樣的天才若是就這么死了,對吳家來說,都是一大損失,吳豐羽實在不忍心看到吳百歲被殺,所以他出聲叫住了吳天。

    在吳天停手后,吳豐羽快步來到了吳天的旁邊,他對著吳天很認真地開口道:"家主,三少爺可是你的弟弟,他也是我們吳家的驕傲,他今天就算有錯,也罪不至死,你能不能饒他一命。"

    吳天目光射向吳豐羽,眼里盡是凌厲寒意,之前吳豐羽給了吳百歲寒冰劍,這就已經觸犯了吳天的威嚴,讓吳天心生不滿。而現在,吳豐羽竟然還膽敢跑過來替吳百歲求情,這明顯表示,吳豐羽壓根不把自己這個家主放在眼里,吳天心里更火了,他毫不客氣對著吳豐羽冷聲喝道:"退下,別多管閑事。"

    吳天的聲音極冷。身上甚至釋放出了殺氣,整個人甚是可怕。

    不過,吳豐羽并沒有被嚇到,他頓了下,繼續勸解道:"家主,你已經打敗了三少爺,證明了自己,你沒必要..."

    噗嗤!

    吳豐羽話都沒說完,吳天手中的血龍刀,卻已是狠狠劈向了吳豐羽。

    這一刀,毫無預兆,又快又猛,血龍刀的刀威,又是那般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瞬間,只見吳豐羽的頸脖間。猛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大口子,傷口有鮮血噴出。

    吳豐羽的雙眼,倏然瞪大,他很不敢置信地看著吳天,然后,他便在這無限的驚愕中,往后倒了下去。

    砰!

    吳豐羽倒在了地上,氣絕,死亡。

    他,死不瞑目。

    "真沒想到,第一個血祭我血龍刀的人,會是你。"吳天俯視著吳豐羽的尸體,冷冽地開口道。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大家身上都冒出了冷汗,吳家大宗師吳豐羽,竟然就這么毫無征兆的死在了吳天手中,這實在令人意外又駭然。

    這下,誰還敢出聲?更沒人敢為吳百歲說話了。

    吳天的威嚴和威懾力,徹底震懾了吳家所有人。

    躺在地上的吳百歲,卻是雙眼驀然變紅,眼中神色極為恐怖。

    吳豐羽的血,灑了吳百歲一臉,吳豐羽的死,更是刺激了吳百歲的心。

    在全場寂靜之時,吳百歲默默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捏著拳頭,紅著眼,對吳天發出了野獸般低吼的聲音:"吳天,你太過分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