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后悔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郁棠的話讓裴宴有些狼狽。

    是!這么晚了,他來這里做什么?就算是再惦記著她的病情,他既不是大夫能給她看病,也不是她的親人能給她安慰……他如果想知道她好不好,完全可以讓身邊的人過來問問,何況服侍他的青沅、阿茗還在她這邊,他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

    裴宴突然對自己的這個決定有點后悔了。

    不過,這后悔轉瞬即逝。

    在他所受的教育里,不管是什么事,做之前要慎重,做了之后不管是有怎樣的結局,都不要后悔。有后悔的這個時間,還不如想想怎么善后,怎么讓事情朝著他希望的方向前行。

    因而裴宴也就只是輕輕地咳了一聲,就把這點感覺拋到了腦后,道:“你今早在靜室跟我說的話,我考慮了良久,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的,就想著還是來找你說說這件事!

    話音剛落,裴宴就又后悔了。

    他本意是來探望她的病情的,為什么不直說?要找這樣的借口?要知道,謊言就像雪球,要想讓人不識破,就得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地說。

    裴宴的驕傲不允許自己成為這樣一個人。

    他沒等郁棠說話,又忙補充道:“倒不是懷疑你的話不對,我就是覺得奇怪,想知道你夢里還發生了些什么……”

    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緊緊地閉上了嘴。

    如果不是怕失禮,他很想閉上眼睛,揉揉太陽穴。

    他剛才還在心里告誡自己不要再說謊了,結果不僅沒有停止,還越說越像是那么一回事了,用自己的行為證實了謊言就像個雪球這個理論。

    郁棠見他表情冷峻,神態嚴肅,倒沒有多想——任誰遇到這樣的事都會覺得不安,裴宴能心平氣和地和她說這件事,能夠仔細地想這件事,她已經覺得裴宴為人寬厚,心胸豁達,覺得從前對裴宴的看法都帶著自己的立場,小家子氣得很。

    她忙道:“我醒了之后也記得不多了。您想知道什么,趁著我還有點印象,我使勁想想!

    她這不是推脫之詞。

    一來因為她的重生,今生和前世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二來是她前世格局很小,知道的事情也有限,怕誤導了裴宴。

    她只能挑些她很肯定的事告訴裴宴。

    裴宴臨時找來的借口,他一時哪里想到要問什么。

    他不由地皺了皺眉。

    郁棠立刻正襟危坐,等著他提問。

    裴宴看著嘴角微抽。

    從前在他面前什么都敢說,什么都敢做的人,一下子變得這么老實乖巧,別說,還真挺有意思的。

    裴宴眼底流露出些許的笑意,一掃剛才的沮喪,在心里思忖著若是他繼續這個話題,會不會讓郁棠覺得他是不相信她?扇绻焕^續這個話題,他又怎么解釋這么晚了,他還往這里跑……

    他正進退兩難,陳氏提了個熱水銅壺進來,給裴宴續茶,還感激地道:“今天要不是您,我們家阿棠只怕是性命都保不住了,您的大恩大德我們家真是永世難忘!

    “郁太太不必客氣!迸嵫绱鸬,瞥了郁棠一眼,心里:原來郁小姐的閨名叫阿棠,只是不知道是糖果的“糖”呢,還是海棠的“棠”,若是糖果的“糖”,倒可以叫個“怡然”,既有甜蜜的意思,也有逍遙的意思;若是海棠的“棠”呢,牡曰棠,牡丹為花中之王,小字可取“雅君”。不過,不管是怡然還是雅君,都不符合小姑娘的性子,或者取“香玉”?野棠開盡飄香玉……有點俗……

    他胡思亂想著,就特別想問問郁棠她的閨名到底是哪個字。

    但看陳氏的樣子,未必會告訴他。

    他突然間就覺得陳氏在這里有點礙眼。

    裴宴略一沉默,沒等陳氏問他來干什么,他倒先聲奪人,對陳氏道:“我有些要緊的事想問郁小姐,您能不能幫我們把屋里服侍的打發了!

    這就是讓她們回避的意思。

    如果是其他男子,陳氏肯定會覺得不妥,可說這話的是裴宴,臨安最顯赫的家族裴氏的掌權人,他若是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根本不用拐彎抹角的。陳氏自然不會懷疑,陳氏甚至想,不會是裴家那邊出了什么事,裴宴背著其他的人來問郁棠的話。

    不管是怎樣的理由,陳氏都覺得自己不好拒絕。

    她微笑著應諾,帶了屋里服侍的都退了下去,還幫他們關了扇門。

    郁棠也覺得她“做夢”的事最好別讓陳氏知道。

    她也沒有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好。

    她打起十二分精神,目光炯炯地望著裴宴,仿佛回到了小時候,被父親抽查背書般緊張。

    裴宴莫名有些不自在。

    他喝了口茶,找了句話問郁棠:“你有沒有夢到我們家后來怎么樣了?”

    郁棠想到了外面的人都傳裴宴踩了自己嫡親的侄兒做了宗主的事。

    裴家內部肯定也不是鐵板一塊。

    如果她能幫著裴宴提前拉攏一些人,裴宴肯定會少吃些苦,走得會更順當。

    她道:“我記得再過三年,大少爺和一個叫裴禪的人一起中了進士,大少爺好像名次要高一點,那個叫裴禪的名次要低一點。所以大少爺名聲顯揚,裴禪一般。但大家都說裴禪是‘能吏’……”

    朝廷這么多官員,能被稱為“能吏”,那就不是一般的能干了。

    裴家添丁都是非常熱鬧的。

    可在郁棠的印象里,直到裴禪考中了進士,名聲才傳出來。

    她這么說,是想裴宴能在裴禪還沒有顯赫的時候結個善緣。

    這就和她說出知道裴家準備在江西買田莊一樣,裴禪的名字從郁棠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嚇了裴宴一大跳。

    這讓他不得不直面現實,想自欺欺人地說郁棠不過是做了個夢都做不到。

    這可真是傷腦筋。

    裴宴有些無奈地摸了摸鼻子。

    郁棠感受到了裴宴的情緒,她只好低聲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裴宴當然是相信的,但他現在也沒有辦法證實她說的肯定會發生。

    他就不應該提這個話題。

    裴宴坐下來不到一刻鐘的功夫,第三次覺得后悔了。

    這樣下去可不行。

    他在郁小姐面前完全是一副胡說八道的樣子。

    裴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走到窗欞前推開了窗子。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屋檐下的大紅燈籠照在青石地磚上,泅染出淡淡的紅色。

    裴宴迎著吹在臉上已帶上了幾分暖意的夜風,吐了口氣,好像這樣,就能把心里那些不靠譜的心思都吐出去似的。

    他很快重新整理了思路,轉身靠在了窗欞旁,對郁棠道:“是我強求了。做夢原本就是斷斷續續的,讓你告訴我裴家會發生什么,的確是太為難你了!

    不為難!

    郁棠很想這么回答裴宴,但她也的確不敢多說些什么。

    她只好朝著裴宴笑了笑。

    裴宴趁著這個機會轉移了話題,讓一切都回到了正軌上:“你身體怎么樣了?青沅在這邊還好嗎?在屋里做什么打發時間呢?”

    郁棠不明白裴宴為什么不問她做夢的事了,但這樣也讓她心里松快了不少。她笑著順了裴宴的話回道:“我覺得沒什么不好的了。托您的福,青沅姑娘和阿茗都很細心,比我們家雙桃可好太多了。至于在屋里,大家都來探望我,人來人往地,熱鬧得很,眨眼就到了晚上,哪里就需要打發時間了呢!”

    裴宴覺得這樣也不好,道:“今天是第一天,肯定有很多人過來探病,等過了這新鮮勁就好了!痹掚m如此,他腦海里卻跳出個寂寞的小人兒來。

    他忍不住又道:“雖說身體要緊,可就這樣讓你在屋里躺著也難受。這樣好了,我明天讓青沅陪著你去法堂聽聽無能大師講經,你要是沒興趣,也可以到寺廟外去走走。我聽說在寺外擺攤子的商販快四百家了,應有盡有,什么東西都有賣的,買了回去當個念想也好!

    郁棠覺得自己要是去了,徐小姐肯定也會跟著去的,而且以徐小姐的性格,她們想不動聲色都不大可能。

    要不,和徐小姐約法三章?

    裴宴這邊見郁棠沒有立刻答應,就猜測郁棠是不是怕又撞見了彭十一,沒等她回答就道:“彭十一那里,你放心,我已經吩咐下去了,只對彭十一限制了進出的范圍,他是個聰明人,這兩天就應該走了。無能大師那里呢,經講得一般,不過聲音洪亮,情緒充沛,還會講笑話,大部分人都覺得他講得不錯。去看看也好!

    郁棠覺得自己應該去向裴老安人道個謝,明天去法堂聽聽講經也好,遂答應了。

    裴宴見她聽話,心情大好,繼續安排她的事:“下午無能會和寺里的師傅辯經,吵吵嚷嚷地,沒什么好聽的。你就在屋里歇著,看看閑書,畫幾張畫,或者是叫了醫婆進來給你艾灸、按摩都行。胡興那邊,我會跟他說的。你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指使他去做!

    裴府的三總管,她就算事再急,也不好指使他!

    郁棠能感受到裴宴對她的關心,她還是順從地應“是”。

    裴宴心里就覺得更妥帖了,覺得還得安排點什么事給郁棠做才好。

    他腦子飛快地轉著。

    叫銀樓的師傅過來打首飾……不太合適。

    買幾個小丫鬟陪她蕩秋千……那些小丫鬟沒辦法立刻就學會規矩。

    讓侄女過來陪她,幾個侄女好像都沉迷于無能大師的那些佛家故事里,只怕未必愿意。

    這講經會還有好幾天,給郁小姐找點什么事做才會不無聊呢?

    裴宴一時沒有了主意。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 东方6 1走势图综合版 推荐几个股票配资平台 天津11选五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是什么 河北快3网上 快赢481玩法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分析上证指数走势图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赢钱的棋牌游戏app下载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