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六章 包子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青沅松了口氣。

    她再什么體貼周到,也只是個丫鬟,不如陳氏這個母親在身邊。

    等到二太太扶著陳氏過來,青沅忙迎了過去。

    二太太就向陳氏介紹青沅:“三老爺屋里的大丫鬟,從小就在三老爺身邊服侍,跟著三老爺身邊的舒先生讀過書,是三老爺身邊缺不了的人!

    十分地抬舉青沅。

    陳氏不敢怠慢,忙笑著稱了聲“姑娘”,謝了她幫著照顧郁棠。

    青沅不敢拿大,恭敬地應著陳氏,幾句話間就把郁棠還不知道她暈倒的事告訴了她。

    陳氏聽著暗暗點頭。

    難怪二太太如此看重這位青沅姑娘,的確是個伶俐人,說話、辦事滴水不漏。

    因此她和二太太進了靜室都沒有提剛才的事。

    陳氏拉著郁棠的手左右打量了半晌,見郁棠精神很好,這才放下心來,問她:“你這孩子,既然不舒服就應該早說,你看你,突然暈倒,不說是我了,就是幾位老安人,也被你嚇得不輕。等你好了,可要記得去給幾位老安人請安。特別是裴老安人,你暈倒了,她老人家還給你把過脈呢!還有二太太,親自送了你到靜室!

    至于她自己的事,她決定暫時不告訴郁棠,等確定郁棠沒事了再告訴她。

    郁棠這才知道裴老安人還懂醫術,她暈倒之后二太太也幫了大忙。

    她汗顏。

    裴宴為著她的面子雖然對外宣稱她是身體不好,因為胸悶氣短才暈倒的,可老安人肯定知道她是受了驚嚇。

    的確像她母親說的那樣,她得去向老安人道謝才是。

    還有二太太。

    郁棠忙向二太太道謝。

    二太太笑吟吟地受了她的禮,見這邊沒什么事了,起身向陳氏母女告辭:“眼看著要到中午了,我還得去服侍幾位老安人午膳,就不耽擱你們休息了。等那邊的事完了,我再來看你!

    耽擱了二太太的事,陳氏和郁棠都很不好意思,兩人送了二太太出門。

    青沅趁機指使著丫鬟把郁棠用過的東西收拾好了,又叫人抬了軟轎過來,把郁棠和陳氏送回了她們在昭明寺落腳的廂房,又幫著忙前忙后地服侍郁棠歇下,安排午膳,被打發去見郁文的雙桃這才得了信急匆匆地趕了過來。

    陳氏看著就將她拽到了門外,看了一眼正和青沅說話的郁棠,這才小聲地問她:“老爺知道小姐暈倒的事了嗎?”

    雙桃連連搖頭,喘著氣道:“老爺和大老爺、大爺到法堂的時候沒有看見三老爺,還特意問來著。三老爺那邊的人多半是得了三老爺的叮囑,只說三老爺有事出去了。老爺知道小姐和您都陪著裴老安人,滿殿的女眷,他也不好去給裴老安人問安,就托了個丫鬟進去給您遞話,那丫鬟出來只說您和小姐等會兒要陪著老安人用午膳,晚上再說。正巧吳老爺他們也到了,老爺就沒再問。我還是看著老爺身邊不需要我服侍,回了東殿才知道小姐暈了過去,被送了回來!

    陳氏聽著就念了聲“阿彌陀佛”,還好裴家應對得體,要不然,郁文知道郁棠暈倒了還不知道會急成什么樣子呢?

    陳氏就問:“那捐功德箱的事順利嗎?”

    “順利!”知道郁棠只是不舒服,雙桃放下心來,說起這件事來眉飛色舞的,“我們家這次捐贈的東西可出了大風頭了,一抬上去,就被宋老爺看在了眼里,還特意讓人抬過去給他仔細地瞧了瞧,和大老爺說要在我們家訂幾個箱子呢!大老爺喜得合不攏嘴,說大少爺八字好,一出生就給家里帶來了財運,還說等會兒要向無能大師給大少爺求個平安符呢!”

    陳氏聞言忍俊不禁。

    大伯那樣嚴肅規矩的一個人,看著孫子心就像化了似的,什么好事都能扯到孫子身上去。

    好在是孩子還小,怕受了驚嚇,留了大嫂和相氏婆媳倆在家里照顧孩子,不然大伯肯定要把孩子抱到講經會上來的。

    雙桃說到這里,眼珠子直轉,道:“太太還有沒有什么事?要是沒什么事了,我想去看看小姐!

    她關心郁棠,陳氏只有高興,肯定不會攔著:“去吧!青沅再好,也是三老爺身邊的人,你去幫襯一把也好!

    雙桃就高高興興地去了郁棠那里,還和郁棠說著悄悄話:“您不在太可惜了。顧小姐知道講經會不再由各家單獨展示捐贈的禮品后,臉色都變了,偏偏武小姐是個直腸子,還問顧小姐怎么了!”

    郁棠知道裴宴說到做到,并不擔心捐贈之事,她更關心苦庵寺的佛香。

    雙桃興奮得兩眼發光,道:“那還用說,自然是和我們家的功德箱一樣,出了大風頭了。特別是那款檀香味的佛香,不是檀香卻如同檀香,大家都打聽這苦庵寺在哪里?怎么能調出這么好聞的香?當即就有鄉紳人家的當家太太叫了苦庵寺的人過去,問廟里都有哪幾種佛香,各賣多少錢。照我看啊,苦庵寺的佛香就要出名了。小姐的心血也沒有白費!

    郁棠點頭,覺得如果讓顧曦知道這佛香是從她那里來的就更好了。

    可惜,顧曦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雙桃又問起郁棠暈倒的事來:“您真的沒事了嗎?”

    “有三老爺呢,我能有什么事?”郁棠正說著,吳太太和衛太太聯袂而來。

    陳氏親自迎了出去。

    吳太太拉著陳氏就是一通打量,并道:“聽說你不舒服?怎么樣了?瞧了大夫沒有?我和衛太太是回廂房用午膳才知道你暈倒的事。我把留守在那里的幾個婆子都狠狠地罵了一頓,這么大事,居然沒有一個來告訴我們的!

    衛太太在旁邊也直點頭。

    陳氏忙道:“是我叮囑她們的。你們好不容易來趟講經會,不能因為我的事掃了大家的興。再說了,我也只是有點胸悶氣短,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沒有告訴你們。你們要是不相信啊,可以看看,我這不是什么事都沒有了嗎?”

    她不希望女兒成為眾人議論的焦點,一時也想不出好的借口,就用了郁棠的病因。

    衛太太和吳太太不疑有他,見陳氏紅光滿面,不像是難受的樣子,遂放下心來。

    陳氏謝過吳太太和衛太太的好意,想著吳、衛兩家守在廂房的婆子在她去了之后盡心地照顧,知道她們因為住的地方不方便,午膳就只是自家做的干糧,就很誠懇地邀請她們一塊兒用午膳。

    衛太太和吳太太想著一上午多半的時間都在弄捐贈的事,下午無能大師才正式開講,兩人都不想錯過這次聆聽高僧解經,想了想,就沒有和陳氏客氣,決定留下來用午膳。

    青沅又臨時叫人送來幾個菜。

    兩人坐上了桌才發現桌子都已經擺滿了,而且還是昭明寺的招牌齋菜。

    吳太太和衛太太很是驚喜,特別是吳太太,指了桌上的一個個男子拳頭大小的包子道:“我還是三年前來昭明寺的時候吃過寺里的素心大包。昭明寺的素心大包現在越來越難吃到了!

    昭明寺的素心大包,是用昭明寺師傅們自己種的青菜、蘿卜和豆腐做的。又因昭明寺有非常好的泉水,做出來的豆腐比別人做的都細膩香滑,別處買不到。這素心大包也就格外地好吃。又因寺里的師傅人手不夠,做出來的豆腐數量有限,用來做素心大包的豆腐也跟著沒有多少,而隨著昭明寺香火日漸鼎盛,素心大包越來越有名,來買包子的人越來越多,這素心大包早已到了一包難求的地步。通常有些人還會半夜起床跑到昭明寺里買包子。

    衛太太聽了笑道:“我倒是過年的時候吃過,是請人幫著買的,跑腿費就花了二兩銀子,算下來,一個包子差不多要五十文了!

    吳太太嚇了一大跳。

    衛太太笑道:“這不是四兒媳婦懷著身孕嘛?她吃什么吐什么,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了,要不然再有錢也不能這么造!”

    吳太太呵呵地笑,問起衛太太找誰買的包子:“說不定哪天也要請人來買包子!

    衛太太就笑著道:“就是板橋鎮的曲氏兄弟!他們做事還挺守信用的,就是有點貴!

    郁棠大驚,沒想到曲氏兄弟什么生意都做,連這種排隊給人買包子的事也不放過。

    陳氏看著那一大盤包子,一個人一個根本吃不完,想著留在他們各自廂房的衛老爺、衛小川和吳老爺他們,她讓人把剩下的包子包了起來,讓用完了午膳的衛太太和吳太太帶去給吳老爺等人吃:“既然難得,大家就都嘗嘗!

    若是別的東西吳太太和衛太太就拒絕了,想著這包子是昭明寺的特產,來了昭明寺吃幾個也算是個念想,也就沒有推辭,大大方方謝過陳氏,帶著包子回了他們的住處。走的時候還對陳氏道:“你好好休息,我們晚上再來看你!

    陳氏笑著送了兩人出門。

    用過午膳的二太太過來了。

    陳氏見她額頭上都是汗,心里十分過意不去,道:“我們這邊您就別管了,阿棠已經用了藥,大夫也說了沒什么事,讓您這樣跑前跑后的,讓我們怎么好意思!

    二太太卻拿了個小匣子遞給陳氏,道:“我可是受了老安人之托過來送藥的!

    陳氏愣住,隨后濕了眼眶。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