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九章 裁縫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所有的女眷都不能出去看熱鬧?!

    也就是說,顧曦不可能出現在講經會上。

    郁棠頓時心花怒放。

    想象著顧曦花了兩、三個時辰打扮得光彩照人,好不容易到了臨安城,在昭明寺里安頓下來,準備參加講經會,卻被告知不能上臺,暗中氣得直咬牙的樣子……

    郁棠的嘴角就忍不住翹了起來。

    她忙捂住了嘴。

    四小姐還在那里和二小姐爭辯:“不讓去看熱鬧難道我們就不用給長輩請安了嗎?難道我們就躲在廂房里不見人了嗎?既然要應酬,怎么能衣飾不整呢?我不管二姐姐你穿什么,反正我要帶兩套衣裳去換的。說不定能用得上呢?”

    是哦!

    不管顧曦能不能到講經會上去贈香方,浴佛節那天也是顧曦和裴彤商定了親事之后第一次露面,肯定有很多人對顧曦好奇,很多人會找借口去看看顧曦長得怎么樣。

    唉!

    那天顧曦注定會大出風頭的。

    不能上臺獻香方對她的打擊肯定也就沒有那么大了。

    顧曦這個人,最喜歡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最喜歡不動聲色地出風頭。

    只是不知道大太太會不會出現?

    裴家大公子會不會參加?

    她還沒有近距離地見過裴彤。

    不知道他長得什么模樣?和裴宴像不像?

    郁棠在這里天馬行空地亂想,表情不免有些心不在焉。五小姐看著就拉了拉她的衣襟,見郁棠把注意力落在了她的身上,這才再次問道:“郁姐姐,你的衣飾都準備好了沒有?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做幾件新衣裳?祖母在給三叔父做冬衣,請了蘇州城那邊的老裁縫過來!彼f著,左右瞧了瞧,壓低了聲音道,“那位老裁縫比王娘子她們的手藝更好,我們也可以趁這機會讓他們給做點東西!

    裴家的人都這么講究嗎?

    郁棠忙道:“不用了,我家里還有沒穿過的新衣裳,我到時候挑件好看的就行了!

    五小姐把郁棠當自己人,繼續勸她,還伸了伸自己腳下的繡花鞋:“你看!這就是我剛回來的時候那位師傅幫著做的鞋,做得可漂亮了!

    郁棠這才發現五小姐今天穿的是雙湖綠色的鞋,小小巧巧的,用油綠色的絲線繡了忍冬花的藤蔓,用淡淡的粉色繡了小小的玉簪花,色彩淡雅不說,圖樣十分地出彩,小小一雙繡鞋上,繡出了各式各樣不下二十幾種或含苞或綻放的玉簪花,讓人嘆為觀止。

    她頓覺驚艷。

    五小姐看著就抿了嘴笑,得意地道:“郁姐姐,你也覺得好看吧!我們女孩家的東西,也不好隨意就交給別人做,不過,他們家的繡工真的很厲害,讓他們幫著繡條裙子,做個什么小物件的,我覺得挺好的!

    郁棠看中的卻是圖樣。

    如果能用在她們家鋪子里的漆器上,肯定能讓很多女眷喜歡。

    要知道,置辦嫁妝,那可是母親和姑母、姨母們的事。

    郁棠蠢蠢欲動,道:“知道這家鋪子在哪里嗎?我現在一時還用不上,可你這繡鞋繡得真是好,我到時候也想找他們幫著做點東西!

    三小姐嘻嘻地笑,道:“難得有能讓郁姐姐看著心動的衣飾。不過,這鋪子向來只接熟客的單子,能到我們家來給我三叔父做衣裳,也是看在我三叔父的面子上。我們倒是知道他的鋪子在哪里,但是要請他們家的鋪子做東西,怕是得跟滿大總管說一聲,看看他能不能借著我們家的名頭給你提前預約個時間!

    這么麻煩?

    郁棠很意外。

    五小姐忙道:“沒事,沒事。他也給我阿爹做衣裳,他來的時候我再跟你說一聲,你到時候再想想有什么要做的也行!

    郁棠聽出點名堂來,她道:“他們家的鋪子只給男子做衣裳嗎?”

    裴家的幾位小姐都面露遲疑。

    二小姐道:“好像不是吧?我的嫁衣就是請他們家幫著做的。但其它的衣服是由王娘子她們家做的!

    也就是說,人家只接大活。

    郁棠心里有點譜了,在心里又把裴宴吐槽了一遍。

    這人也太講究了,別人做嫁衣的手藝,硬生生地被他用成了做道袍的手藝。

    道袍有什么難的,她阿爹的道袍她都能做,用得著去找個這樣的裁縫師傅嗎?

    不過,這鋪子的圖樣是誰畫的,她心癢得非常想去看看,說不定還真的得請裴滿幫忙呢!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等到掌燈時分,五小姐等人留郁棠過夜——那腳盤大的盤香和兒臂粗的線香都還沒有點完。

    郁棠突然想到那些去廟里點長明燈的,通常都會點幾盤腳盤大的盤香,那些盤香通常都能燃三天三夜。

    難道她還能等三天三夜不成?

    郁棠忙道:“這香能點幾天?”

    幾位裴小姐都不知道,立刻喊了人去問。

    去問的回來說:“可以燃三天三夜!

    幾位裴小姐差點暈倒。

    三小姐更是可憐兮兮地問:“難道我們要等三天三夜不成?夫子讓寫的小楷我還沒有寫完。要不,我把功課拿過來?”

    二小姐遲疑道:“或者是我們先回去,過兩天再過來看看?”

    這個主意郁棠覺得好。

    四小姐卻眼珠子直轉,道:“郁姐姐還是留在我們家住幾天好了。我的小楷也還沒有寫完,制香的事我們都顧不上,這次的香做得好不好,還得郁姐姐多費心了!

    郁棠一看就知道四小姐有小九九,只是她一來不知道四小姐打的是什么主意,二來這件事也的確需要有人盯著,她想了想,就答應下來。

    二小姐忙讓人去報了胡興,讓胡興安排人去郁家報信。

    陳氏是知道郁棠去裴家是做什么事的,接到信雖然有些驚訝,但也沒有抵觸。

    郁棠已經不是第一次留宿裴家了,每次都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地回來,她也就接受了郁棠留宿之事。但做為母親,她還是有些擔心,一面幫郁棠收拾了些換洗的衣飾,一面反復地叮囑雙桃要注意關好門窗之類的話。

    雙桃卻已經習慣了,笑道:“太太您放心。小姐在裴家留宿的時候,客房就在離裴家五小姐不遠的地方,過來服侍的都是裴老安人屋里的人,比我還盡心盡責。您就放心好了!

    陳氏不悅道:“小心駛得萬年船。你們住在別人家,小心點總不為過!

    雙桃不敢再說什么,連聲應諾,拿了郁棠的換洗衣飾坐著裴家派來的轎子出了門。

    郁棠卻在打著那裁縫鋪子圖樣的主意。

    她思來想去,覺得這件事對裴家人來說可能根本不是個事兒,與其找裴宴幫忙,還不如去找裴滿。

    郁棠第二天一大早和幾位裴小姐去看過了依舊在燒的盤香和線香之后,幾位裴小姐回去上課了,她就讓雙桃去見裴滿了。

    裴滿這幾天忙得連口水都顧不上喝。

    浴佛節昭明寺的講經會原本不過是老安人心血來潮時的一個想法,最終消息傳了出去,不僅宋家的人準備過來湊熱鬧,就是遠在福建的彭家和印家都準備過來看看,如何安排這幾家的住宿、吃食、出行,都是件頗為費心的事。何況湯知府的任期到了,他走吏部的路子沒走通,到今天也沒有個準信會去哪里任職,急得團團轉,正瞅著機會想往裴家鉆,知道了講經會的事,連臉面也不要了,這幾天凈找著借口來拜訪三老爺。沈善言也為顧、裴兩家的婚事不停地在三老爺面前晃……偏偏郁棠也有事找他,還是件當不得正事的事。

    裴滿哭笑不得,對雙桃道:“能不能等我忙過這幾天?”

    裴家大總管這個頭銜在臨安還是很有威懾力的的。

    雙桃不敢勉強,忙道:“那我就等您忙完了再過來!

    裴滿點了點頭。

    雙桃立刻退了下去。

    只是她出門的時候正好和舒青擦肩而過,舒青見有個生面孔,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雙桃是誰。他不由好奇地問裴滿:“郁小姐身邊的丫鬟來找你做什么?”

    裴滿把事情的由來告訴了舒青。

    舒青狡黠地笑,若有所指地道:“你最好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就算你一時半會抽不出空來,也叫個穩重點的人立馬就去辦!

    他是裴宴的幕僚,不是個隨便說話的人,何況他語氣中提醒的味道非常重。

    裴滿不禁停下手中的事,仔細地想了想,悄聲問舒青:“我以后遇到了郁小姐的事,是不是都要放在需要立馬解決的事之中!

    舒青笑笑沒有回答。

    裴滿心里已經有數。

    他轉身就吩咐人去問了給裴宴做衣裳的裁縫。

    恰好那裁縫正在裴宴那里給他試衣裳,裴宴聽著就有點不高興。

    這家裁縫鋪子雖然是打著輕易不接單的旗號,可本質上也不過是個做生意的鋪子,他們家的東西再好,也不值得郁棠費心去籌謀。

    他打發了裁縫鋪子里的人,叫了裴滿過來,道:“郁小姐要他們家鋪子里的東西做什么?我母親不是有個專門做衣裳的鋪子嗎?那家鋪子的衣裳做得不好?還是那個姓什么的裁縫娘子行事張狂,怠慢了家中旁人?”

    裴滿嘴角抽了抽。

    旁人?

    這個旁人應該是指郁小姐吧?

    人家王娘子一年四季都會派人送他雙鞋襪,他收了人家的好意,關鍵時候總不能連一句話也不幫別人說吧?

    裴滿面色如常,神色恭敬地道:“給老安人做衣裳的那婦人姓王,為人很是謙遜謹慎,服侍老安人很多年了,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

    裴宴冷笑,道:“多的是人有兩副面孔。你去查查,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