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 修路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很早之前,郁棠就明白了一個道理,當困難來臨的時候,你越回避它,就越容易被它拖到泥沼中不能脫身。

    她閉了閉眼睛,立刻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睜開了眼睛,翹起了嘴角,笑盈盈地轉過身去,朝著裴宴福了福:“三老爺,好巧!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您。這一大早的,您這是……”

    裴宴眼睛含笑地望著她,清粼粼的,有什么東西在其中閃爍般,讓人一眼望去就有點挪不開目光。

    他道:“不是說這邊要修路嗎?我尋思著這些日子沒有什么事,要修路不如趁早!

    裴宴聲音輕柔,如春風拂面,讓郁棠詫異之余又心生異樣。

    她不由地仔細打量裴宴。

    還是看似樸素卻奢侈的穿著,還是冷峻嚴肅的面容,還是玉樹臨風般的模樣,她怎么會覺得裴宴與平時大不相同了呢?

    郁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上次見面時的尷尬強壓在了心底,若無其事地和裴宴寒暄:“是嗎?沒想到三老爺來得這么快。時候不早了,我還要去給毅老安人和二太太問安,就不陪您了。您若是有什么吩咐,直接讓阿茗跟我說好了!

    她說完,轉身就朝二太太和毅老安人住的院子走去。

    誰知道裴宴卻跟在了她的身后。

    他這是要干什么呢?

    郁棠心中有些不安,裴宴卻三步并做兩步,突然間和她并肩而行,還問她:“剛才看到幾個侄女過去,好像還有你的丫鬟在里面,你怎么沒有和她們一起?“

    郁棠心中的小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面上卻帶著笑,道:“剛才啊……剛才我看到有個螳螂停在大樹上,一時著了迷,多看了幾眼,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們已經走遠了……“

    “哦!”裴宴一本正經地點頭,道,“難怪你剛才差點追錯地方。還好我提醒了你。不過,你這毛病得改一改了,怎么一著急就說錯話,就走錯路。還好這是在苦庵寺,巴掌大的地方,這要是在昭明寺,你不得迷路!說起昭明寺,我有件事想跟你說,四月初八浴佛節,昭明寺這次準備請了福建南少林寺那邊的高僧來講經,我看你這記性,還是別去了吧!”

    南少林寺那邊的高僧要過來講經嗎?

    郁棠訝然。

    裴宴不以為然地道:“這件事,是家母促成的。到時候說不定宋家、沈家、顧家都會有人來!

    他這個人,從來不放無的之矢。

    他告訴她這件事是什么意思。

    郁棠在心里琢磨著。

    她的目光中不禁流露出幾分茫然。

    裴宴看著在心里嘆氣。

    這小姑娘有時候挺機靈的,挺有意思,可有時候挺傻的,非要他把話說清楚了她才能明白。不過,她長得漂亮,就算是傻的時候也還能入眼。

    他只好道:“到時候我準備讓苦庵寺制個比較特別的香,比如說,腳盆大小的盤香,或者是兒臂粗的線香,說不定能讓苦庵寺制的香一舉成名!

    說的郁棠眼睛都亮了。

    她覺得她還應該和郁遠說一聲,讓郁家鋪子也做個類似五百羅漢圖案的剔紅漆功德箱獻給昭明寺,肯定也能讓郁家的漆器大放光彩。只是不知道鋪子里還有沒有這樣的圖樣了?萬一沒有,找誰畫好?

    而且時間不等人,馬上就要到浴佛節了,這件事得早做打算才行。

    腦子里想著事,郁棠說話不免就慢了半拍。

    她有些漫不經心地道:“三老爺說的有道理。我昨天還跟二太太說來著,最好是把制香的步驟分開,一個人學一點,應該能趕在四月初八之前做出佛香來。您又趕著給苦庵寺修路,苦庵寺以后肯定會香火很旺盛的!

    不過,香火旺盛了之后,世俗的事就多了,不知道以后苦庵寺是否還會繼續收留那些無家可歸的婦孺了?

    因為她的關系,苦庵寺和前世大不一樣了。

    這樣的改變對于苦庵寺來說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郁棠就有些無措。

    裴宴看著有些摸不清頭腦。

    他看著她們幾個小姑娘行事太兒戲了,像鬧著玩似的,想著他母親的性子,這件事最終恐怕還得著落在他的頭上。他不想給她們收拾爛攤子,想著堵不如疏,干脆提前接手,把這件事辦穩妥走上正軌了,以后也就可以丟手不管了。這才指點郁棠一二的。郁棠倒好,不僅沒有聽明白,還露出一副很是感慨的樣子。

    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裴宴略一思忖,道:“怎么?苦庵寺里做不出我說的香嗎?”

    腳盆大小的盤香和兒臂粗的線香可都是很考較手藝的,有些制香的鋪子開了幾十年也做不好。

    郁棠只惦記著自家的鋪子了,把這一茬給忘了。

    她忙道:“這件事是二小姐和三小姐在負責,我得去問問她們才行!

    裴宴點頭。

    郁棠想了想,把自己昨天晚上去跟二太太說的話告訴了裴宴。

    她尋思著,若是裴宴也覺得這不是件什么了不起的事,她也就撒手不管了。前世沒有她這些亂七八糟的主意,苦庵寺的眾人雖然清苦,卻也能暖飽不愁,也許這樣的苦庵寺才能保持本心和原意,繼續收留那些可憐婦人,未必不是件好事。

    裴宴聽著卻腳步微滯,想了想,道:“你說的事我知道了。你且先別管,我自有主張!

    郁棠整個人松懈下來。

    交給裴宴果然是對的。

    看來他也覺得這樣不妥當。

    就看他能不能調和眾人的想法了。

    兩人說著話,很快就到了毅老安人和二太太住的地方。

    有小丫鬟遠遠地就看見了裴宴,忙去通報,得了信的毅老安人居然領著二太太和裴家的幾位小姐親自迎了出來。

    “遐光什么時候過來的?怎么也不差了人來跟我說一聲!币憷习踩送嵫,滿眼的慈祥,“快到屋里坐!雖說已經立了春,可這天氣還是挺冷的!

    她說著,熱情地領著裴宴進了門。

    眾人行了禮,裴宴客氣地問候了毅老安人和二太太一聲,說了自己的來意。

    毅老安人和二太太顯然也很意外他的到來,迭聲道謝,又說起制香的事來。

    眾人都露出忐忑的神情來。

    顯然是沒有把握在短時間內按裴宴的要求做出能送到昭明寺的香來。

    裴宴就道:“那你們就先把香方給家里香粉鋪子的大掌柜好了。讓寺里派了人跟著香粉鋪子里的師傅先學著,若是有人來苦庵寺訂香,她們能拿得出來就行!

    這不是做弊嗎?

    裴家的幾位小姐面面相覷,卻不敢質問。

    毅老安(人)幾次欲言又止。

    郁棠則心生嫉妒。

    要是她們家也能有人這樣幫襯一下就好了。

    裴宴坐了一會兒就走了,但他走的時候叫了郁棠送他,卻在郁棠把他送到門口的時候漫不經心般地道:“聽說顧小姐擅長制香,想必浴佛節那天她也會去昭明寺,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跟我想的一樣,給昭明寺敬香!

    原來那個大坑在這里等著她!

    郁棠斜睨了裴宴一眼。

    裴宴挑了挑眉,揚長而去。

    郁棠心里的小人氣得直跳腳。

    他這是什么意思?

    讓她去和顧曦斗嗎?

    這有什么好斗的。

    裴宴怎么這么幼稚。

    實際上,只要顧曦不損害她的利益,她根本不會去針對顧曦。

    郁棠朝著裴宴的背影撇了撇嘴,隨后像想起什么似的,表情凝固在了臉上。

    對啊,裴宴不是個隨便說廢話的人,那,那裴宴跟她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接下來的時間郁棠簡直食不下咽,要不是雙桃跑來告訴她,在寺里沒有找到她說的那個人,她都忘了她不死心,還想在寺里找到大伯母所謂的表姐的事。

    至于香方的事,毅老安人的確比二太太想得多,但她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而是笑著對郁棠道:“那我回去和大嫂商量商量,我不怎么管庶務,也不知道應當不應當?蛇@香方是郁小姐給的,郁小姐這么考慮肯定是有原因的!

    好歹有件事讓郁棠心里好受了點。

    回到家里,她立刻去見了郁遠,把四月初八浴佛節的事情告訴了他。

    郁遠眉頭皺得緊緊的,道:“現在現做肯定來不及了。今年春天的雨水多,家里的那些漆干的太慢了。但這么好的機會,我也不想失去。這樣,你先回家等著,我去和阿爹說說,看能不能想想辦法。再就是昭明寺那邊,既然今年有高僧講經,肯定會有人捐大筆的香油錢,一定會準備捐贈大典,如果我們能搭上這個大典就贈他們個功德箱,要是搭不上,就捐點銀子好了。畢竟是做善事!

    郁棠也是這么想的,兄妹倆又說了些細節上的事,這才散了。

    可郁棠心中總覺得會有什么事發生似的,又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疏忽了。

    好在是贈給昭明寺的功德箱解決了——上次走水,鋪子里的東西都燒完了,郁博從家里的庫房找出了個八百羅漢圖案的箱籠,他們決定在這個箱籠的基礎上改一改,把它改成個功德箱。而且昭明寺那邊也答應了讓他們家在捐贈大典上送出功德箱。

    這樣一來,郁家的漆器也可以趁機讓更多的人知道了。

    但郁棠還是輾轉反側地睡不著。

    裴宴是什么意思?

    顧曦會來參加昭明寺的浴佛節嗎?她是個從來不做無用功的人,她如果來參加浴佛節,難道僅僅就是來贈個香之類的這么簡單嗎?

    郁棠有點煩裴宴的神神叨叨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