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 點子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郁棠想起大太太托沈太太送的信,想起顧曦在暖房和大太太的偶遇……難道顧曦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裴家長房?

    這一瞬間她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來了。

    四小姐卻遲疑道:“應該不會吧!在家里的時候,顧姐姐都沒怎么見過大伯母,大伯母怎么會向顧家提親?不是說是楊家看中了顧姐姐嗎?說起來顧姐姐家和我們家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了。大伯母肯定是怕大堂兄出了服之后找不到合適的人家,所以才會這么急的。再說了,楊家和大伯母認識的畢竟大都是京城的人,千里迢迢的,也不知道對方的人品相貌如何,大堂兄又要很長一段時間都呆在臨安,萬一要是對方人品有瑕,那才是真的麻煩了。我倒覺得這樣挺好。(,)至少知根知底。以后我們開詩會也就不缺人了!”

    她說完,已是眉開眼笑,還用手帕捂了捂嘴。

    二小姐幾個也都嘻嘻地笑了起來,只有三小姐,垂著眼,嘴角牽了牽,笑得很勉強。

    郁棠還以為她是哪里不舒服,遞了條存放在匣子里的濕帕子,讓她擦擦額頭,好歹能舒服點。

    三小姐接過帕子,猶豫了片刻,低聲對郁棠道:“郁姐姐,我心里很不安!

    郁棠認真地聽她講。

    三小姐低聲道:“我從前還曾經聽說過,有人想給大堂兄說媒來著,大伯母一口就回絕了。如今楊家和大伯母卻主動和顧家說親,你說,會不會是楊家那邊出了什么事?”

    郁棠郁悶道:“這種事,就是打聽也不好明著問,大公子和顧小姐的婚事又已經過了明路……”就算是裴彤和他的表妹真有情愫,有了父母之命,這些情愫也只能放在心底了。

    三小姐畢竟還年少,總覺得好花月圓才是真,心里怎么都有點不高興。

    好在苦庵寺在望,她們下了了騾車,又換了軟轎,就到了苦庵寺。

    然后郁棠就看見了裴家的三總管胡興。

    他正站在寺門口和苦庵寺的主持說著什么。

    見裴府的女眷來了,他一溜煙地跑了過來,在毅老安人的轎子前站定,恭敬地道:“我們家老安人不能過來,怕您老人家有事身邊跑腿的找不到地方,特意讓我過來搭個手,您老人家有什么事,直管讓身邊的丫鬟吩咐我,我今天一天都跟著您,聽您差遣了!

    毅老安人笑瞇瞇地點頭,道:“那就麻煩三總管了!

    “哎喲,看您說哪里話,折煞我了!焙d殷勤地道,鞍前馬后地服侍著毅老安人進了寺門。

    毅老安人就指著門前一段土泥巴路道:“我看,賣不賣佛香暫不說,這路得先修一修才好。每次過來都費這么大的勁,哪里還買不到佛香!”

    胡興忙道:“我回去就跟三老爺說!

    苦庵寺主持滿臉驚喜。

    毅老安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郁棠和裴家的幾位小姐則跟在她們身后說著悄悄話。

    “說是楊家的人還沒有走,”三小姐依舊拉著郁棠,“伯祖母和三叔父肯定是要和楊家人應酬,今天才沒有辦法過來的!

    郁棠想著也應該是這樣的。

    “我當時一聽說是楊家來做的媒,立刻就炸了!比〗憷^續小聲道,“楊家自己的婚事還沒有搞定,就指手畫腳地管起我們裴家的事來了……還好后來不是,不然真不知道這件事該怎么收場!

    和四小姐一起走在她們前面的二小姐卻突然回頭,冷哼道:“這有什么為難的?婚事不是還沒有定下來嗎?就說兩人八字不合就是了!

    郁棠嘿嘿地笑。

    五小姐道:“二姐姐,你這樣不對。以后也不能一言不合就回娘家,會被夫家的人瞧不起的。你應該把楊家的人找來,好好地教訓他們一番,讓他們改正!

    她稚言稚語的,加之小臉繃得緊緊的,一副小孩裝大人的樣子,就是她們身邊服侍的丫鬟婆子也都忍不住了,一個個低頭無聲地笑著。

    偏偏五小姐還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道:“你們這是怎么了?難道我說的不對?我舅母和我舅舅置氣的時候,我外祖母就是這么教我舅母的!

    郁棠實在是忍不住了,拉了五小姐的手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快點跟過去吧,也不知道毅老安人和主持都說了些什么?苦庵寺里能不能制香?對了,三小姐,這件事是你在負責,制香的東西都帶過來了嗎?等會是你還是二小姐教苦庵寺的人制香?”

    三小姐聞言知雅意,立刻道:“我和二姐姐都教,這樣快一點。制香的東西交給了管事的,應該都帶來了吧?”

    郁棠就叫了雙桃:“你去問問,看東西都準備齊全了沒有?”

    雙桃應聲而去。

    大家的話題就轉移到了教苦庵寺的眾人制香上來。

    郁棠松了口氣。

    三小姐就沖著郁棠直笑。

    郁棠想想剛才的情景,也笑了起來。

    苦庵寺收拾了一個閑置的大殿做為制香的地方,寺里能來的人都來了,一邊是尼姑,一邊是居士,二小姐教那些尼姑制香,三小姐則教那些居士制香。

    眾人的天賦一下子就顯現出來。

    除了個姓李的居士,其她人都笨手笨腳的,有的生怕浪費了香料,有的則怕自己做不好,教了半天,只有那個姓李的居士能全程都跟上。

    這和大家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二小姐和三小姐教了半天,也開始心浮氣躁起來了,毅老安人和二太太也直皺眉。

    郁棠一看這樣不行,但她想起自己前世剛進李府時骨子里藏著的怯意,讓她比平時還要笨拙,頗有些感同身受。但二小姐和三小姐的心情,她也能理解。兩個人都是非常聰明伶俐的,身邊的丫鬟婆子也都是層層選拔的精明人,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支使著別人照著她們的意思行事。遇到苦庵寺這些畏手畏腳的眾人,也不怪她們心浮氣躁了。

    得想個辦法改變這種情況才行。

    她盯著幾個居士的手看著,心中一動,福至心靈般,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

    郁棠四處看了看,看見了常年跟在二太太身邊的那個姓金的婆子,她想了想,悄悄地走了過去,喊了聲“金大娘”,道:“我看這樣下去,我們今天就算是交待在這里估計也沒什么進展。我倒有個主意,只是不知道妥當不妥當,還請金大娘幫我拿個主意!

    金大娘既然是二太太的心腹,多多少少都知道些裴老安人和二太太對郁棠的評價,她看了一眼陪著毅老安人和主持師傅說話的二太太,熱情地笑道:“要不我帶您去二太太那邊吧?我一個做婆子的,郁小姐抬舉,喊我一聲大娘罷了。我哪有那見識覺得妥當不妥當!“

    郁棠知道自己又遇到了個明白人,笑道:“您老人家吃過的鹽比我們走過的橋都多,我先說給您聽聽,您要是覺得合適,我們再去二太太面前說,要是覺得不合適,您也幫我把把關,免得我說錯了話,丟人丟到了毅老安人面前!

    金婆子忙說了幾聲“不敢當”,卻是支了耳朵聽郁棠說話。

    “我瞧著制香的步驟也不過是那幾步!庇籼睦潇o地道,“她們看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我瞧著多半是因為太緊張了。若是平時,倒可以慢慢地教,只是二小姐、三小姐馬上要開課了,未必能天天跑過來教她們制香。不如把制香的步驟給分成幾部分,讓她們一個人只學一小部分,這樣就比較容易記住了!

    金婆子眼睛一亮,拉了郁棠就往二太太那邊去:“這主意好!郁小姐跟二太太說一聲,肯定不會有什么錯的!

    郁棠松了口氣,在二太太和毅老安人面前又說了一遍。

    毅老安人和二太太也都覺得好,叫了二小姐和三小姐到跟前,把郁棠的方法跟她們說了一遍。兩人眼睛都亮了,轉過身去就開始布置人手,教她們一個人只學一小部分。

    毅老安人朝著郁棠欣慰地笑,道:“你這孩子,也不知道平時都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怎么就比旁人都要聰明呢。這樣的點子也能立刻就想了出來!

    郁棠謙遜地笑,道:“不過是腦子里一閃的念頭,也不知道好不好。這不就來找兩位長輩幫著拿主意了!

    二太太也滿是贊揚,道:“這樣很好。若是這苦庵寺能制出佛香來,你也算是頭功一件!

    郁棠又謙虛了一番。

    制香的速度明顯地快了起來,而且很快就制出了第一批線香。

    三小姐道:“這個叫八寶香,里面添了八種香料,同佛家八寶似的,一般人聞著都會很喜歡的!

    金婆子就試著點了一支。

    佛香味綿長,其中還含著些許的檀香味。

    檀香是種非常名貴的香料。

    苦庵寺的主持不禁問道:“還加了檀香的嗎?”

    “沒有!比〗阈Φ糜行┑靡,道,“要不怎么說是從古書上找到的方子呢?聞著很像檀香的味道吧?實際是合香。以后你們寺里有了這方子,就可以制出檀香的味兒來!

    郁棠聽著心中亂跳了幾下,再結合她前世的經歷,總覺得這不是什么好事。

    她打量著周圍人的神色。

    果然有人在仔細地聽,而且這些仔細聽著的人中,全都是眼睛有神,衣飾干凈,手腳利落的。

    這香方若是交給了苦庵寺,未必能保得住。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