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王四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郁棠朝父親望去。

    郁文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他朝著女兒苦笑,道:“沈先生真是個言而有信的人!”

    若是別人遇到這樣的事可能就算了,可沈善言卻想盡一切辦法幫他們弄來了沙棘樹樹苗。

    這些恩情只能記在心中,慢慢地還了。

    郁棠想著,對父親笑道:“阿爹,那就讓阿苕快點帶了王四回老宅吧!這樹苗在路上走了快兩個月,現在又不是移種的好季節,萬一……”沒活,豈不是辜負了大家的努力。

    郁文也是這么想的,忙喊了阿苕過來,叮囑了一番。

    郁棠則細心地讓陳婆子準備了些吃食,讓王四吃飽了再趕路。

    王四這一路上吃的都是干糧,有時候為了節省,一天只吃幾口餅充個饑。此時把樹苗送到了,又能吃頓帶湯水的,心里不知道有多感激,連桌也沒上,蹲在灶門口呼啦啦就是一頓狼吞虎咽,把到灶房給陳氏打熱水的雙桃看得目瞪口呆。

    王四看著有個漂亮的丫鬟打量他,一時臉上火辣辣地,忙解釋道:“我,我來這一趟,東家只給了二兩銀子,我得省著點,還不知道這邊的東家留不留我!

    樹苗若是活不過來,這邊的東家還留他做什么?

    據說,江南的地少,他們多數人會讀點書,或是出去做生意,或是到鋪子里做學徒,想辦法做掌柜。像他這樣不識字,只會賣苦力的,不僅會被人瞧不起,而且還很難找到活做。

    雙桃見他如此想郁家,就有點不高興,為郁家辯駁道:“我們東家不是那樣的人。要是你不愿意留下來,回去的路費我們東家肯定不會少了你的!

    王四看著敦厚木訥,實則是個心思活泛的,不然他也不會接這趟差事了。見雙桃這么說,他立刻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忙道:“我知道東家是個好人,我是怕我做事沒辦法讓東家滿意!

    還算是個會說話的。

    雙桃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你只管好好干,我們東家從來不會虧待人的!”

    王四看似感激地笑了笑,心里卻想,虧不虧待,要干段時間才知道。不過,這家的丫鬟能這樣幫著東家說話,可見這戶人家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就看他能不能站得住腳了。

    他不敢耽擱,三下兩下用過了飯就和阿苕往郁家的老宅趕。

    郁棠這邊送走了樹苗,挽了父親的胳膊往回走:“蘇州那邊的生意怎么樣了?”

    郁文眉飛色舞:“我和你吳世伯說好了,明天一早就啟程!闭f到這里,他“哎呀”一聲,道,“我剛才怎么把這件事給忘記了。明天我要去蘇州府,老宅那邊……”

    不過是種個樹罷了,不一定非要她父親看著。

    郁棠笑道:“阿兄也跟著您一道去蘇州府嗎?您這邊的事要緊。明天我自己一個人回去就行了。種了樹,我和那個王四談談,看看他人怎樣,若是留下來,也要看看他還能做些什么?”

    他們之前已經請了個看林的,若是兩人能做的事都一樣,以他們山林的收益,勢必只能留一個。

    郁文想著王四那結實的身板,道:“我看,要是山林那邊不需要兩個人,就讓王四到我們家做點雜事好了。我聽說,西邊的生活不容易,他千里迢迢的來了,能把人留下來就把人留下吧,家里也不缺這一口飯吃。時間長了,他說不定能在臨安城里找個其他的差事,我們也算是做了樁好事!

    郁棠知道就會這樣。

    她阿爹和姆媽都是心非常善的。

    不過,他們家賣輿圖發了筆橫財,若是能救濟救濟別人,也是件好事。

    “我知道了!庇籼男τ貞。

    郁文很欣慰女兒的表現,道:“你阿兄明天也跟著我們一起去蘇州府,阿苕留在家里,你有什么事就指使他!

    如果王四留下來,父親要去哪里,家里也有了個能跑腿扛東西的人。

    郁棠連連點頭,想著只要王四是個老實肯干的,她就把人留下來好了。

    翌日,她送走了郁文和郁遠之后,就回了老宅。

    王四已經連夜把樹種上了,而且夜里就和郁家請的守林人住在一塊。不過,看那守林人的面色不那么好,可見王四的到來還是讓他感覺到了危機。

    郁棠不喜歡勾心斗角,她對守林人直言:“我請王四是專程來種這沙棘樹的,這山上其它的事,還是你負責。你也要想辦法幫著王四把這樹種活了。要不然,這山林也沒有必要請個人守著!

    守林的之前是沒有想到這其中的關聯,如今聽郁棠這么一說,立刻就換了個想法,向郁棠保證:“我一定幫著王四把這樹種活了!

    要沙棘樹能活,這山林就要慢慢地全都換成沙棘樹。這山林有四、五十畝,這樣一來,未來三、五年里他們都閑不下來。等到沙棘樹掛了果,郁家還得人收果子,一樣有事做。他們兩個人肯定是忙不完的,說不定還要請人?扇羰沁@樹活不成,他和王四都會沒事做了。

    郁棠見他想明白了,也不再多說。又問了問王四種樹的事,王四事事都能答上來,聽著還挺有道理,而且聽王四的意思,他還會種莊稼和果樹。只是那邊種的是大麥和小麥,臨安這邊還是種水稻的多。郁棠倒覺得,只要認得清什么是稻子什么是麥子,如果有心,種什么都應該學得會。

    她干脆對王四道:“你看到那邊一大片水田了沒有?那也是我們郁家的。你要是在山上沒什么事,就那邊田里看看,可以跟著他們學學怎么種水田!

    王四恭敬地應下了。

    郁棠又去跟五叔祖說了一聲。

    郁家的祖宅也好,田莊上的事也好,五叔祖不過是幫著看著,并不怎么管事,王四學不學種水田在他看來和他也沒有太大的關系,不過是村里的其他人問起來,他幫著答個話,告訴別人這是郁家的意思就行了,他沒什么不答應。

    郁棠就叮囑王四:“我五叔祖一個人住,你沒事的時候多來看看,幫著撿個柴,挑個水的,你以后在村里遇到什么事了,也能有個幫襯的人!

    王四非常的意外,他沒有想到郁棠待人如此友善,告訴他的話也是立身之本,他連聲道謝,對在郁家安身多了幾分期盼。

    郁棠當天就趕回了家。

    王氏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來的,和陳氏在庫房里忙活。

    郁棠一身的汗,梳洗的時候問陳婆子:“姆媽和大伯母在干什么呢?這么熱的天!

    說的是庫房,實際上是陳氏內室后面的一個小房間,連個窗戶都沒有,這種天氣,能把人熱中暑。

    陳婆子咧了嘴直笑,道:“我也不知道。等會太太出來了您問太太好了!

    郁棠覺得她這是在故弄玄虛,就沒有多問,重新換了衣服,連著喝了兩碗綠豆湯,覺得人都舒爽了起來,這才去和大伯母打招呼。

    大伯母已經和陳氏從庫房里出來了,正站在屋檐下說話,見郁棠過來,笑瞇瞇地主動和郁棠打招呼不說,還問起了山林的事。

    郁棠一面答著大伯母的話,一面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大伯母懷里抱著的那個包袱。

    陳氏解釋道:“你大伯母到我們家來尋點布料子!

    有什么布料子要來他們家借?

    郁棠想問一聲,大伯母已要告辭。

    她不好多問,陪著陳氏送了大伯母出門,這才道:“姆媽,大伯母要什么布料子?”

    陳氏含含糊糊地道:“沒什么,就幾尺細布!

    這個時節,穿細布做的中衣又經洗又涼快。

    難道是大伯母要做中衣?

    郁棠沒有再問,和母親說起父親出門的事來,把這個小插曲拋在了腦后。

    郁文和郁遠是五天后回來的。

    兩人喜氣洋洋的,可見事情進展得很順利。

    因為這件事,吳老爺家和他們家走得更近了。中元節的時候,吳太太還上門來請了陳氏和郁棠一起去放河燈,甚至極力想給郁棠說門好一點的親事。但如之前郁文所料,愿意給別人家做上門女婿的,不是有這樣那樣的不足,就是相貌不佳,陳氏還親自去相看了兩次,都沒成。

    好在是郁棠不急,讓陳氏的心里好歹沒那么急躁。

    等吃過了章晴的滿月酒,郁棠給裴宴送了一次花生之后,桂花綻萼,家家戶戶開始準備中秋節的節禮了。

    郁棠就和陳氏商量,給裴家送點月餅過去:“除了酥皮月餅,還能做其它月餅嗎?”

    前世,她在李家吃過據說是京城那邊過來的月餅,皮像面餅似的,里面包的是果仁。

    也不知道她娘會不會做?

    陳氏笑道:“月餅不吃酥皮的吃什么樣的?難道還有不是酥皮的月餅?”

    郁棠不好說什么了,尋思著是不是去杭州城買幾個京式的月餅回來讓母親嘗嘗,然后試著做做。

    正想著,郁遠來送月餅。說是相家讓人從富陽帶過來的,給郁家的中秋節節禮,其中一份是送給郁文這邊的。

    郁棠打開一看,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居然是盒廣州月餅。

    廣州月餅和京城那邊的月餅都差不多,是面皮的,區別在于餡。廣州那邊的月餅喜歡包蓮子、蛋黃。

    她對陳氏道:“您看,這不就有不是酥皮的月餅嗎?”

    陳氏不以為然,道:“不是酥皮的月餅那還能叫月餅嗎?吃月餅,就得吃酥皮的!”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