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章 開業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不管怎么說,這個時候想要改變些什么也已經晚了。

    請帖已經送出去了,重新開業的日子也定了,有什么想法,只能以后慢慢地和大伯父、大堂兄商量了。

    郁棠把進出庫房的貨品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把帳冊交給了大伯父。

    郁博抽查了幾件,見均是條理清楚,帳貨相符,表揚起郁棠來:“不錯,不錯。先從熟悉咱們家鋪子的東西開始,以后慢慢學會看帳本,學會做帳,就沒人能唬弄得住你了!

    郁文聽了呵呵地笑,覺得自家的女兒還是很聰明的,說不定還有經商的天賦,只是從前被女子的身份給耽擱了。

    他想了想,對兄長道:“阿兄,明天開業,要不讓阿棠也來店里幫忙吧?”

    說是幫忙,當然不能讓郁棠當街沽酒,最多也就是在鋪子后面的庫房看著點出貨,免得伙計手忙腳亂地拿錯了東西。

    郁博既然想培養郁棠,肯定是希望她常來鋪子里走動的,王氏在娘家的時候,就是這樣跟著父兄做生意的,郁棠祖父之所以相中王氏,也是因為王氏有能看帳目的本事。

    “行!”他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并對郁棠道,“明天你大伯母也會過來,你就跟著你大伯母,先認認人!

    鋪子重新開業,第一天相熟的人家、生意上的朋友都會來道賀。

    郁棠忙應了。

    王氏親熱地拉了郁棠的手,笑著囑咐她:“穿件尋常普通的衣裳就行了,女孩子家幫著家里看鋪子,最忌諱的就是穿得太艷麗,讓人覺得你別有用心似的。要讓人覺得你是來做事的,不是閑著來玩的。你可明白?”

    “明白!”郁棠笑著應道。

    衣飾也是一種語言。女眷多的場合你穿得花枝招展,別人以為你是要出風頭,拔頭籌,倒也無可厚非?扇羰悄凶佣嗟膱龊,又是有生意往來的,別人會以為你居心不良,想使美人計,常常會生出很多誤會來。

    陳氏則有些擔心,道:“要不,等開了業再讓阿棠過來幫著看鋪子?”

    郁棠主動安慰母親:“看鋪子哪天都成。明天過來主要是認人,以后遇到什么事,也好知道去找誰!

    哪些人可交,哪些人不可交,她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了解,就只能指望著長輩的指點。

    她還想著把那輿圖拍賣出去之后做點小生意貼補家用呢,不認識人,怎么和別人合伙,前世那個叫江靈的女子那么厲害,也要借助兄長的力量,她可沒那么自大,覺得自己比江靈還要精明強干。

    郁博欣慰地點了點頭,對郁文道:“阿棠真的懂事了,你以后就等著享福吧!”

    “那是,那是!”郁文毫不掩飾自己的驕傲。

    王氏等人都抿了嘴笑。

    回到家中,陳氏和郁棠翻箱倒柜的,好不容易決定了開業時穿的衣服,又反復叮囑了郁棠半天“跟著你大伯母,別隨便亂走動”之類的話,這才放了郁棠歇息。

    郁棠有些睡不著。

    她想到前世嫁到李家的第一年,林氏為了給她個下馬威,讓她好好地守寡,她求了幾次想回娘家送年節禮,都被林氏裝聾作啞地避開了話頭,偏偏她年紀輕,臉皮子薄,明知道林氏在整治她也不好懟回去,直到臘月二十三,眼看著第二天就是小年了,林氏才不緊不慢地讓貼身的婆子拿了給郁家的年節禮禮單,讓她回去送年節禮。

    她顧不得心中的憤怒,帶著雙桃回了娘家。

    家里冷冷清清的,只做了祭祀的魚肉,大伯父一家三口圍在桌子前,就著咸菜喝著粥……

    直到現在,她還清楚地記得大伯母發現她進來時把菜碗擋在身后的模樣。

    今生,一切都不同了。

    但她還要朝著更好的方向去。

    郁棠思緒萬千,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第二天,她被一陣陣的炮竹聲給驚醒了。

    猛地從床上坐起來,郁棠還有些犯糊涂,以為自己還在借居的庵堂里,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

    她叫了雙桃:“怎么回事?這還沒到小年,誰家就放起炮竹來了?”

    雙桃笑瞇瞇地道:“是相家,來給我們家送年節禮了,老爺就讓放了掛炮竹!

    郁棠沒想到相家還會給他們家送年節禮,一面掀了被子起床,一面道:“相家是誰來送的年節禮?”

    相氏是郁家未來的長媳,家里的人來送年禮節,夫家若是看重這門親事,中間是要設宴招待來客的,而且還要把家中的姑爺、舅爺什么的都接過來作陪。當然若來的只是個管事,那就另當別論了。

    雙桃笑道:“是相小姐的兄弟!

    郁棠道:“那鋪子里怎么辦?”

    雙桃道:“大老爺說了,我們家老爺和大少爺留下來陪客,您和大老爺先去鋪子那邊,等這邊送走了相少爺,再趕過去。不能耽擱了吉時!

    也只能這樣了。

    郁棠和郁博、王氏去了鋪子。

    天色還早,天氣又冷,長興街上三三兩兩的人中,不是正準備開鋪子的,就是在掃大街的。

    郁棠下了轎子,哈了口氣,問大伯父:“舞獅的都說好了嗎?”

    舞獅摘紅的事是郁遠負責的,今天他在家里招待相家的人,她怕有交待不到的地方。

    郁博道:“阿遠就怕事出萬一,去請舞獅是帶著平貴一起去的,他不在這里,還有平貴。你不用擔心!

    她大堂兄辦事越來越妥帖了。

    郁棠笑著應“是”,和郁博一起從后院進了鋪子。

    大掌柜就是她大伯父,幾個小伙計有走水之后留下來的,也有幾個是新招的,后面的作坊和庫房里的人,除了從江西過來的,就是她大伯父的徒弟。她走進去的時候特意觀察了一下,發現江西師傅帶過來的人在一邊做事,她大伯父的徒弟在另一邊做事,涇渭分明。

    她不由微微蹙了蹙眉。

    這不是什么好現象!

    郁棠尋思著自己要不要經常來鋪子里看看,夏平貴走了進來,看見她大伯父,忙道:“師傅,外面的事都照著大少爺的意思安排好了,只等吉時就行了!

    郁博看了看沙漏,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問夏平貴:“裴三老爺到了沒有?”

    夏平貴一愣,拔腿就往外跑,嘴里還喊著:“我這就去看看!

    郁博不太喜歡夏平貴,主要是因為同樣跟著他學藝,夏平貴的手藝就是比郁遠好一些。當然,郁遠是少東家,跟夏平貴拼手藝沒有什么意義,但夏平貴的手藝很快就要出師了,郁遠這個少東家少不得要依靠他幾分。郁博怕夏平貴像之前的師傅那樣自立門戶,對他就格外嚴厲。

    郁棠很是意外,道:“裴三老爺也來嗎?”

    郁博說起這件事免不了有些得意,道:“原本是不來的。但我們去送請帖的時候正巧遇到了胡總管,胡總管特意去幫我們稟了一聲,說是到時候會來的!

    真是沒想到,裴宴居然會參加這樣的活動。

    郁棠眨著眼睛,想像著在硝煙四起的炮竹聲中,刺鼻的濃煙中裴宴沒有表情的面孔,嫌棄的眼神……不知道為什么,她想想就覺得非常地有意思。

    可惜臨安城里幾乎都是老鋪子,裴宴沒有太多的機會參加這樣的活動!

    夏平貴又跑了回來,喘著氣對郁博道:“沒有,我仔細地把周圍都看了一遍,沒有看見裴三老爺,也沒有看見裴家的轎子或馬車!彼f完,猶豫了一會兒,輕聲道,“也沒有看到裴家來送賀禮的!

    “難道是有事耽擱了?”郁博喃喃地道,望著記錄時間的沙漏有些心急——最多還有一刻鐘就到了開業的吉時了,外面已傳來了人潮的喧嘩聲。

    夏平貴也有些著急。

    臨安城只有郁家一家漆器鋪子,說起來是別家沒這手藝,最重要的是郁家有個秀才老爺,別的商家不想跟郁家爭這個風頭,免得打起官司來郁家有人能站在公堂上說話,別人家得跪著。

    如果今天裴三老爺能來道聲恭賀,以后那些巡街的衙役都要高看郁家的鋪子一眼,更不要說有幫閑敢來鬧事了。

    “要不,我再去看看?”夏平貴道。

    郁棠阻止了夏平貴:“裴三老爺是裴家宗主,做事穩妥,若是不來,肯定會提前打招呼的,我們按吉時開業就是了!

    郁博和夏平貴都不太相信的樣子。

    郁棠想到自己幾次和裴宴打交道,對裴宴非常地有信心,她道:“我和三老爺打過交道,了解他的為人,您放心好了,他是個言而有信的人!”

    言而無信也不可能在人前立得住腳。

    郁博相信了,不再說什么,問了問夏平貴外面的事,就把郁棠留在了鋪子里,自己和夏平貴從后院出了鋪子,準備前面的開業典禮去了。

    郁棠想了想,悄悄上了二樓,將窗戶推開一點小縫隙朝下面眺望。

    鋪面門口已滿是擁擠的人群,有的是來看熱鬧的,有的是來恭賀的,還有的是想趁著開業打折來買點便宜東西的。郁博帶著夏平貴,滿面春風地和來客打著招呼,郁棠甚至看到了吳老爺和衛老爺,卻沒有看到裴宴或是裴家的人。

    難道真的出了什么紕漏?

    郁棠捏著帕子的手緊緊地絞在了一起。

    裴宴會來參加他們家鋪子的開業典禮,對她大伯父來說,是件極榮耀的事,她大伯父肯定早就放出風去了,要是這次裴宴沒來,他們郁家會受非議不說,裴宴的聲譽也會受到影響。

    裴宴不會臨時反悔了吧?

    </div>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