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七章 雙喜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裴宴和周子衿就這樣走了,胡興看得目瞪口呆,攔住了準備出門辦事的裴滿:“大總管,你平時就這樣和三老爺說話的?你就不怕三老爺發脾氣嗎?”

    裴滿道:“三老爺最忌諱別人不說老實話,而不是不讓人說話。你和三老爺相處時間長了就知道了!

    胡興想,老子七歲就進了府,也是家里的老人了,還要怎樣才算得上和三老爺相處的時間長?

    這不是廢話。

    可胡興這個人之所以能在裴家滿府的仆人中脫穎而出,除了聰明、有野心,很大一個優點是會反省自身。

    他心中雖然不滿,但還是老老實實地把剛才裴宴和裴滿說話時的表情、態度都仔細地想了好幾遍,突然有點明白裴滿的意思。

    而郁家,這幾天可謂是雙喜臨門。

    先是郁遠和相小姐的婚事,雖然有些波折,但最終還是正式交換了庚帖,過了重陽節就會下聘。王氏想起這件事的時候都有些后怕,私底下悄悄地對陳氏道:“沒想到相小姐的繼母這般厲害,說這門親事沒有事先經過她,她堅決不同意。還好衛太太敢當相小姐的家,就是不怕得罪相小姐的繼母,把相小姐去世的母親抬了出來,硬生生地把相小姐的繼母逼退了。我看,相小姐以后恐怕連個娘家都沒地方回了!

    陳氏覺得王氏杞人憂天,道:“相小姐現在這個樣子,有娘家等于沒有娘家,何況她從小是在衛太太這里長大的,和幾位表兄弟比自家的兄弟還要親近,以后把衛家當正經的娘家走,也是一樣的。我看衛太太敢這樣和相小姐的繼母頂著干,打的就是這樣的主意吧?否則當著我們何必把事情搞得這樣僵!

    王氏想想也有道理,不由可憐起相小姐來,道:“別人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就當我多生了一個女兒,對相小姐好就是了!

    就在兩人同情相小姐的同時,相老爺卻悄悄地找到了郁文,給了一個香樟木的小匣子給郁文,讓他轉交給相小姐,說是衛太太讓相小姐在衛家出閣,相小姐的繼母已經答應了,以后相小姐怕是難得回去看看他這個做爹的了,這是他這個做爹的對相小姐最后的一點念想了,讓相小姐收著,以后留給自己的子孫。

    郁文覺得相老爺雖然是高娶了現在的太太,可這么做骨頭也太軟了些,不大瞧得起相老爺,也沒有多想,把匣子交給了郁遠。郁遠想著這不管怎么說也是相老爺的拳拳之心,為避免相小姐覺得自己出嫁父親無動于衷,他連夜送去了衛家。

    衛太太因是和相家商量相小姐出嫁的陪嫁起的爭執,她覺得相老爺現在活著相太太都敢這樣磋磨相小姐,以后相老爺要是不在了,相家只怕會當沒有這個女兒,就想著向相家多給相小姐要些陪嫁,這才和相太太鬧起來的。只是這件事大家都要名聲,不管是衛太太還是相太太都沒有向外面明說罷了。

    如今見郁遠送了東西過來,衛太太氣得把那匣子就摔在了地上,道:“誰要他假惺惺的,說什么除了阿鶯母親的陪嫁和三千兩銀子,多的一分錢也沒有……”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大家都驚呆了。

    匣子落在地上,“哐當”一聲被摔開,一大把銀票被秋夜的冷風吹得像紙蝴蝶飛舞。

    “快,快,”還是衛老爺一個哆嗦最先回過神來,“別讓風吹走了,銀樓的這些莊票十兩銀子起,我看大小最少也是一百兩銀子的……”

    衛太太也慌了,忙招呼郁遠:“還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把這些銀票都撿起來!

    郁遠誠惶誠恐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衛家留宿,又怎么趕在城門剛開就趕回了郁家,只記得他有些發抖地站在王氏面前對父親道:“好多銀票,衛太太說,最少也有四、五萬兩,能把我們臨安城長興街裴家的那座銀樓給搬空了。還問我,銀子放在銀樓生不了幾個銀子,問我要不要在杭州城里買幾個鋪子,搬到杭州城里做生意!

    王氏和郁博也驚呆了,把郁文和陳氏從睡夢中叫醒,問郁文這件事該怎么辦好:“親家母的意思是想讓阿遠搬去杭州呢?還是只想問問我們家這么多的銀子怎么使呢?”

    郁棠被吵醒,人還有些懵,聽到這話也清醒過來。

    她使勁地想著前世的事。

    還真沒有聽說過衛家和相小姐。

    也不知道前世相小姐是嫁到了誰家。

    她大堂兄這門親事簡直就是被金蛋給砸中了。

    郁文倒很平常,打著哈欠對面前坐立不安的兄長道:“我是隱約聽說相家有錢,當初沈家和相家聯姻,甚至沒有嫌棄相老爺是續弦,都是因為相老爺這個人特別會做生意,沒想到居然是真的。照我看,你們該怎樣就怎樣好了?難道沒有這四、五萬兩銀票,你們就不娶相小姐過門了?”

    郁博聽弟弟這么一說,也漸漸冷靜下來,想了想道:“你說的有道理。是我們見財起意,失了平常心。陪嫁原本就是媳婦的私產,她要怎么用,自然是由著她。我只是怕到時候我們家阿遠吃虧!

    郁文指使陳婆子去給他沏了杯濃茶,連喝了幾口,這才有了精神,又讓陳婆子去做早飯,這才道:“當初衛家看上我們家,不就是因為我們家待孩子好嗎?我們家不能因為自己家沒別人家有錢就責怪別人家太富裕吧?”

    “那是,那是!庇舨┑。

    “所以說大家要保持平常心!庇粑碾y得有機會給自己的兄長講道理,有些滔滔不絕的架式,道,“我們又不圖別人家的銀子。此時不如別人家,難道一輩子都不如別人家。以后媳婦進了門,不好的地方該說的還是要說,好的地方還是要說好,不失公允就是了……”

    父親說話的時候,郁棠就一直看著大堂兄。

    她見郁遠耳朵都紅了,找了個機會悄悄地移坐到了他的身邊,和他耳語:“你不會也覺得不自在吧?”

    郁遠看了一眼正和叔父說話的父母,低聲道:“有點。不過,我覺得叔父說得對,人家有錢是人家的事,我們只要不貪人家的,自然是走得直,坐得端!闭f到這里,他語氣一頓,遲疑著繼續道:“不過,衛太太說讓我到杭州城里買個鋪子,我當時真心動了。也難怪我當時想七想八的,還是起了貪念!

    這不能怪郁遠,郁棠想,自上次她和父兄去過一趟杭州城之后,連她都覺得杭州城做生意更好,更何況是兩世都想著要做大生意,要讓郁家發達的郁遠。

    一家人為這件事討論了快一個時辰,天色大亮,又圍坐在一起用早飯。

    郁文的一個咸鴨蛋還沒剝完,裴家的三總管胡興上門拜訪。郁遠一愣,郁家的女眷忙端著幾個菜回避到了廚房。郁文則請胡興用早飯。

    “早就用過了!焙d笑瞇瞇地道,“我是特意來告訴你們一聲的,楊御醫等會的船回蘇州,走之前會來給貴府的太太把個脈。事出突然,我特意來跟貴府說一聲。早飯我就不用了,等會還要陪著楊御醫過來!

    郁家自然是喜出望外。

    郁文親自送了胡興出門,感激的話說了又說。

    胡興笑著阻止,道:“這是三老爺的意思。以后楊御醫只要來臨安,就過來給貴府的太太瞧瞧,你們要是有什么感激的話,說給三老爺和楊御醫就是了,我一個跑腿的,您這樣可真是折煞我了!

    從前裴家的人對郁家也客氣,卻不像現在,客氣中帶著幾分恭敬,郁氏兄弟自然能分辯得出來這其中的區別。送走了胡興,郁文不由對郁博道:“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郁博思來想去也不明白,只好道:“弟妹的病有楊御醫,肯定能藥到病除,徹底根治的。這是好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郁文直搔腦袋。

    郁棠也不知道裴宴是什么意思,但想想這總歸是好事,反正債多不愁,他們家欠裴家的恩情一時報答不完,暫且就這樣先記著就是了。

    楊御醫來給陳氏診脈之后,調整了些藥方,叮囑郁文除了不要讓陳氏太勞累,還不能讓陳氏生氣之后就走了。

    郁家卻歡天喜地,想著陳氏夏天的時候沒有犯病,以后只要楊御醫繼續給陳氏用藥,陳氏早晚能好起來,郁文就想找件什么古玩送給裴宴。

    可惜郁家就這點家底,郁文找了好幾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東西。

    郁棠則在家里琢磨著要不要像前世那樣,請板橋鎮的曲氏兄弟幫自己做幾件事。

    前世,林氏為了把她綁在李家,在她端著李竣牌位進門的時候就到處宣揚她立志給李竣守節,甚至李家的族人說,李家能不能掙得塊貞節牌坊回來,就全靠她了。

    這也是她后來發現李家是個泥沼,想脫離李家卻花了五、六年功夫的主要原因。

    當年她大伯父和大堂兄的死已讓她覺得自家的遭遇和李家有關,為了查證,她沒少借助臨安城里的幫閑做事,也沒有少上當——因為頂著李家寡媳的名頭,她不敢自己出面,常常要借助他人之手調查李家的事,很多人因此拿了她的銀子卻沒有幫她辦事,她也因此沒有多余的錢資助大伯母。

    曲氏兄弟,算是這些幫閑里比較講信譽的人了。

    </div>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