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六章 印章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此時正值夕陽西下。赤色云霞像火燒般鋪在天的盡頭,把半邊的書房都染成紅色。

    郁棠緊緊地抓著畫軸。

    錢師傅臨摹的那幅輿圖一半攤在書案上,一面懸在半空中。

    郁文被郁棠尖銳的聲音嚇了一大跳,疾步走了過來,道著“怎么了”。

    郁棠臉色發白,全身的力氣仿佛都被抽走了似的,顫抖著指著那輿圖道:“您看,您看,春水堂!”

    郁文沒明白是什么意思,走過去仔細地打量,卻是什么也沒有看見。

    郁棠忙把畫軸塞到了父親的手里,道:“您從這邊看,對著晚霞,那個山頂,有個印章,印著春水堂三個字!

    郁文接過女兒手中的畫軸,照著郁棠之前看畫的角度望過去,果然就看見了在隱隱約約閃著的霞光中,用秦隸刻著“春水堂”三個字的印章。

    他眉頭緊鎖,先是喊了阿苕進來,讓他去把在幫郁博修鋪子的郁遠叫來,然后神色肅然地關了門,低聲對郁棠道:“你別慌,這是那些工匠慣用的伎倆——做偽作,卻還心高氣傲地想名留青史,就在尋常人都不容易發現的地方印上自己的印章,好讓人無意間或是百年之后發現這東西是他造的!

    如果說之前郁文有多欣賞這位錢師傅,那現在就有多煩他。

    “也不知道除了這個印章,他還留了些什么破綻?這印章除了在晚霞的時候能看到,還在什么情況下能看到?”郁文臉色很不好,“等會阿遠過來了,我們三個人仔細找找!

    郁棠胡亂地點頭,心里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她沒有認錯,那個“春水堂”和前世印在她手中那幅《松溪釣隱圖》上的一模一樣。

    父母去世,李家來提親,答應幫他們家重振家業,她捧著李竣的牌位出閣,李家嫌棄她的陪嫁太少,專門辟了個偏僻清靜的地方給她放陪嫁,然后,李家被盜,只丟失了些無關痛癢的小東西,林氏甚至沒有去官府報案……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散落的珠子,被“春水堂”這枚印章全都串了起來。

    郁棠好像一下子全都明白過來,又好像什么都沒有弄明白。

    她腦子里糊成一團,兩腿發軟,再也站不住,跌坐在了身后的太師椅上。

    郁文看了道:“阿棠,你別害怕。這種事,不被事主看出破綻也罷,若是被看出來,我們可以讓那位錢師傅賠銀子,還可以要求他給我們重新做畫。好在是離你魯伯父的七七還有些日子,這個時候讓你阿兄跑一趟杭州城還來得及!闭f著,他苦笑著嘆了口氣,道:“誰知道會出現這種事,我之前還為他可惜來著,他只怕是做了不少這樣的事!

    最最重要的是,他們家這件事牽扯著人命官司,他們還不知道幕后是誰,若是對方手段兇殘,說不定錢師傅都要跟著遭殃。

    郁棠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錢師傅!

    前世她手里的那幅畫就是錢師傅幫著臨摹的,也就是說,當年有人和她想到一塊去了,請錢師傅幫著臨摹了一幅假畫,也是利用盜畫,換掉了她手中的真畫。

    還有魯伯父。

    她根本就是錯怪了他。

    他賣給他們家的就是他所擁有的真畫。

    是她。

    是她若干年來拿在手里摩挲的一直是幅贗品,卻把贗品當真跡,還自以為是地認定魯伯父賣給他們家的是假畫。

    郁棠止不住地自責。

    “阿棠,阿棠!”郁文看她一副內疚的模樣,忙上前拍了拍女兒的肩膀,低聲安慰道,“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你想的辦法都很好。阿爹沒有見過比你更聰慧的孩子了。若不是你,阿爹現在都被蒙在鼓里。這件事阿爹來想辦法,不會有事的!

    父親越這么說,郁棠心里越不好受。

    她小聲地抽泣著,半晌才道:“阿爹,您沒錯,魯伯父這個人還是不錯的。雖然坑過您,卻也真心地幫過您。從前是我不對,他不是馬上三七了嗎?我想去好好祭拜祭拜他!

    算是給他賠不是。

    郁文失笑,道:“你這是怎么了?突然給你魯伯父說起好話來。他若是泉下有知,肯定很高興!

    魯信又不傻,郁家其他的人瞧不起他,他也是知道的。

    郁棠抽出帕子來擦著臉,點著頭。

    郁遠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和郁文、郁棠打了聲招呼就喊著陳婆子給他倒杯茶進來,并對郁文和郁棠道:“渴死我了。那個裴滿,話真多。問完了這個問那個。不過,這個人也挺厲害的,至少比從前那個大總管厲害,話說的都在點子上,就這一天功夫,大家瞧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他這個大總管算是坐穩了!

    郁文忙問:“怎么了?”

    郁遠道:“裴家的大總管裴滿去長興街看鋪子造得怎么樣了,還挨家挨戶地問我們這些不是裴家鋪子的用的是什么材料,有沒有按和裴家之前約定的樣式蓋,明溝留了多少,暗溝有沒有留……您說,這場大火一燒,誰家還敢不留溝?這次裴家三老爺慈悲為懷,愿意借銀子給我們重新修造鋪子,若是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事,裴家放手不管,我們這幾家除了賣地基,也沒有其他活路了!

    郁文笑道:“那人家問得也應該!若是因我們這幾家又走了水,裴家鋪子也會被牽連!”

    兩人說著長興街的事,郁棠卻是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她想到了李家的暴富。

    是李家被盜之后的事。

    之后,他們家利用林氏娘家的關系,做起了海運生意。

    那《松溪釣隱圖》夾層里的這幅輿圖,會不會是航海圖呢?

    她嫁到李家之后,偶爾會見到林氏的那些子弟來李家拜訪。她還記得她曾經聽到林氏的其中一個侄子非常得意地吹噓,說這海上生意不是誰家想做就能做的,不僅要有船,要有能干可靠的掌舵人、船工,還得要知道怎么走……也就是說,得有航海圖。

    而這航海圖,那可是無價之寶。

    不說別的,就說要畫這么一幅圖的人,不僅要會開船,還要會識別方向,知道潮汐變化的規律,還得識字、懂堪輿,幾十年甚至是幾百年都出不了這樣一個人才。而且就算是出了這樣一個人才,誰不去花個幾十年考個舉人進士做大官,卻把腦袋吊在褲腰帶上,無名無利,花一輩子的功夫在海上漂著?

    這個時候,就算你是皇帝,也只能干瞪眼。

    那些知道怎么走海路的,都是靠好幾輩人,甚至是十幾輩人用性命和經驗一點一點地積攢起來的。誰家要是有這樣的本事,就好像懷里抱著個聚寶盆似的,就等著躺在金山銀山上吃香的喝辣的了。

    郁棠還記得,林氏的這個侄兒說了這樣一通話之后,她就再也沒在李家見到過這個人了。

    她以為是因為她孀居,不怎么見得到外人的緣故,如今想起來,分明就是另一樁她不知道的事。

    那幅輿圖,肯定是航海圖。

    這背后,肯定是李家。

    郁棠越想越覺得眼前仿佛被大風吹散了霧霾的山林,露出很多她原本沒有注意的面目。

    這也就能解釋為何李竣不認識她而林氏卻說謊了。

    也能解釋李家為何不顧顏面也要苦苦地求娶她了。

    但郁棠同時也生出了一股因為李家也知道錢師傅這人,他們的計策隨時可能被李家發現的恐慌。

    這恐慌,她還不能告訴父兄。

    郁棠在書房里來回走著,像陷入牢籠的困獸。

    “阿棠!”郁文首先注意到了女兒的異樣,他擔心地喊了一聲,道,“你走得我頭都暈了,你坐下來歇歇吧!我剛才已經跟阿遠說過了,阿遠明天一早就啟程去杭州。錢師傅那邊你放心,他既然是做這一行的,當然知道這一行的危險,這種事,他應該早有準備才是!

    郁棠停下腳步,卻沒能停止心中的恐懼,道:“阿爹,為了這幅畫,已經死過人了。錢師傅雖然常在河邊走,肯定有濕鞋的時候,他有什么不測我們管不著,但不能因為我們家這件事丟了性命!

    “我明白!”郁遠聽著面色漸漸嚴肅起來,道,“我會把這件事告訴他,看他有沒有什么自保的手段,或是讓他暫時避一避風頭!

    郁棠暫且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她疲憊地揉了揉鬢角。

    還有李家的事,得想辦法盡快地擺脫才是。

    郁棠現在覺得自己有點明白李家的做法了。

    他們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覺得這幅輿圖如此珍貴,知道它價值的人肯定都不會放手,所以才會暗中出手,寧愿鬧出些偷竊的事也不愿意直接跟他們家買這幅畫。

    不過,前世和今生有了很大的不同。

    她也知道了在幕后出手的人是誰。

    只是李家怎么保證這幅畫會像前世那樣成為她的陪嫁呢?

    前世,她父母雙亡,父母留下來的遺物肯定會帶在身邊?山裆

    想到這里,郁棠身體一僵。

    她想到了她和衛家的婚事。

    不會吧?!

    李家不過是想要這幅畫,難道還會去左右她的婚事嗎?

    郁棠心里這么想著,可腦海里有個聲音卻不停地道:已經死了一個人,還會在乎再殺一個人嗎?

    郁棠呼吸困難,再也沒有辦法在這個書房里呆下去了。

    她要知道衛小山的死與李家有沒有關系。

    她要見到衛小川,向他打聽衛小山死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希望自己是疑心病太重,是胡思亂想。

    郁棠疾步走出了書房。

    “阿棠!”郁文和郁遠都擔憂地喊著,跟著追了出來。

    暑氣已盡,院子里郁郁蔥蔥的桂花樹油綠色的葉間已露出黃色花瓣,晚風吹過,不時飄散著馥郁的香味。

    郁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回頭時面上已帶了淺淺的笑:“我沒事。在書房里聞到了花香,出來看看!

    郁文和郁遠表情忪懈下來。

    郁遠笑道:“你去杭州城也沒能好好地逛一逛,要不要我給你帶什么東西回來?”

    “阿兄平平安安地回來就好!卑l生了這樣的事,郁棠越發覺得一家人能齊齊整整地在一起,比什么都要好。她壓低了聲音,道:“阿兄,你一定要勸錢師傅別大意,這幅輿圖我如果沒有猜錯,說不定是一幅航海圖!

    郁遠愕然。

    郁文更是急促地道:“你是不是還有什么發現?”

    郁棠沒辦法解釋自己的猜測,只好道:“我去買做頭花的東西時有遇到賣舶來貨的,無意間好像聽了這么一耳朵,當時沒有放在心上,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覺得我們這輿圖和那些航海圖非常的像!

    郁文和郁遠是不知道航海圖有多珍貴,卻知道福建那邊為著這海上的生意爭斗得有多厲害。殺人放火每隔個幾年就會發生一起,上達天聽的滅門慘案都有幾樁。

    尋常人家卷入這里面,沒有幾個能活下來的。

    兩人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郁文一把抓住了郁棠的手,道:“你,你真覺得這是幅航海圖?”

    “我也不十分肯定!庇籼牟桓野言捳f滿了,道,“我越想越覺得像。您想啊,左大人從前是做什么的?魯伯父的父親從前是做什么的?就算是幅輿圖,又不是朝廷追責,找不回來就要抄家,為何要這樣不依不饒地非要弄到手!

    “左大人從前抗過倭,”郁文喃喃地道,“魯兄的父親曾經做過左大人的幕僚,只有能生出巨大財富的輿圖,才會有人一直惦記著。一般的輿圖,都是打仗的時候才用得上,就算是朝廷命官,拿在手里也沒有什么用!魯兄多半也不知道這畫中的乾坤,是因為魯兄的父親也不知道呢?還是他父親就算是知道,也和我們一樣,不知道怎么辦,索性就讓它藏在畫里呢?”

    郁遠聽著面如土色,不安地道:“叔父,那、那我們怎么辦?”

    從前只覺得這燙手的山芋甩出去就好,可現在山芋能不能甩出去還兩說了。

    郁文也沒了主意。

    魯信的父親好歹還認識左大人這樣的人,他一個普普通通的鄉間秀才,難道比魯信的父親還有辦法不成?

    這下換郁文在院子里打著轉了。

    來喚他們吃飯的陳氏見了不由奇怪,道:“你們這又在商量什么呢?神神叨叨的,還吃不吃飯了?”

    </div>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