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番外8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郁棠聞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

    徐萱見了哈哈大笑,道:“阿棠,我也想問問你,你這裙子是哪里做的,真好看。我也想做一條?是杭州那邊的新式樣子嗎?這顏色拼得可真好看?”

    郁棠抿了嘴笑,道:“你要是喜歡,我讓人給你做一條好了。就是這刺繡要等,是那個叫眉娘子的繡的!

    沒有說是不是新式樣子,也沒有說是誰做的。

    徐萱聽了不免有些奇怪,道:“怎么還扯上了眉娘子?”

    郁棠含含糊糊的沒有細說,而是笑道:“你要是對刺繡要求不高,可以讓我們家繡娘幫你做條差不多的!

    徐萱見過的好東西多,沒覺得眉娘子的手藝就高超到哪里去了,聽了笑道:“我家繡娘的手藝也不錯,不過更擅長繡花卉,我是覺得你這裙子拼色非常的漂亮。你都用的是什么料子?”

    面料不同,同樣的顏色卻會有細微的差別,甚至是光澤都不一樣。

    郁棠就笑著指了自己的裙子:“全都是杭緞,普通的綢緞鋪子都能買得到!

    裴丹聽了就道:“三叔母,我也要。你幫徐姐姐做裙子的時候,也讓繡娘給我做一條!边睜大了眼睛道,“三叔母,你們這次來,還帶了繡娘來的嗎?”

    茜哥兒已經喝了水,裴老夫人一面拿了帕子給茜哥兒擦著嘴,一面笑著插話道:“這不,你的兩個小堂弟都跟著一道來了嗎?我們這次不僅帶了繡娘過來,還帶了廚子過來。上次我來京城,就沒有好好的吃過幾頓飯!

    這話當然有些夸張了,但裴老夫人上次來受了點罪也是真的。

    眾人大笑。

    小院的管事娘子進來問午膳擺在哪里?

    裴老夫人就指了指屋中央的大圓桌,道:“就擺在這里吧?這里暖和些,別這里那里的,再把孩子給凍了!

    管事娘子應聲而去。

    老夫人就把茜哥兒放到了地上,溫聲笑道:“去吧!找你哥哥玩去!

    茜哥兒笑瞇瞇地點頭,跑到了絳哥兒身邊,拉著哥哥的手。

    元哥兒就沖著兩個人喊“哥哥”。

    老夫人呵呵地笑,道:“可不是哥哥。是小叔!

    元哥兒很想和絳哥兒、茜哥兒玩,乖巧地改口,喊著“小叔”。

    茜哥兒躲在哥哥身后好奇地打量著元哥兒,并不亂跑,絳哥兒則小大人般地點了點頭,一副長輩的派頭,說了聲“乖”。

    逗得大家又是一陣笑。

    管事娘子在大家的笑聲中領著丫鬟們提了食盒進來。

    眾人各自歸座,漱口凈手,用了午膳。

    郁棠就領著絳哥兒和茜哥兒去午休,裴老夫人精神很好,留在暖閣和徐萱幾個喝茶說話。

    絳哥兒就問郁棠:“姆媽,阿爹說他們那一房已經和我們家沒有關系了,我們還要讓他們叫小叔嗎?”

    或者是結婚好久才有孩子,郁棠對兩個兒子都非常的疼愛,絳哥兒已經六歲了,她還是會看著他睡了才走開。

    郁棠給他掖了掖被角,笑道:“你聽你阿爹的就行!

    裴彤畢竟是裴老夫人的親孫子,裴老夫人不可能真的不理他。

    但在郁棠的家里,她向來是維護裴宴的尊嚴的。

    絳哥兒鄭重地點了點頭。

    睡在絳哥兒身邊的茜哥兒突然清聲地道:“我聽大兄的!

    郁棠忍俊不禁。

    小兒子像大兒子的褲腰帶,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不說,哥哥說什么他都捧場,有什么好吃的也是先讓著哥哥,非常的可愛。

    郁棠輕輕地摸了摸小兒子的額頭,笑道:“睡吧!你們睡了姆媽再走!

    兩個小孩子點頭,閉上了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郁棠這才重新回了暖閣。

    元哥兒也被乳母帶下去睡午覺了,顧曦正坐在裴老夫人身邊給裴老夫人剝桔子,裴老夫人則和徐萱說著話:“……那今天晚上就歇一晚再走。安全第一!彪S后還感慨道,“阿棠買的這宅子不錯,方便了大家!

    徐萱笑著應和:“她還是挺喜歡買東西的!

    “要不怎么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老夫人聽了笑道,“遐光也喜歡買東西,他們兩個,這幾年沒什么事,把他們家那幾個宅子整得可漂亮了?上銈兂D暝诰┏,不然就可以經常去住住了!闭f完,老人家抬頭看見了郁棠,然后朝著她招手。

    郁棠走了過去。

    裴老夫人接了顧曦用帕子包的桔子,卻一瓣也沒有吃,遞到了郁棠面前,道:“絳哥兒和茜哥兒都睡了?”

    郁棠不太想吃顧曦剝的水果,但老夫人遞到了她面前,她也不好拂了老人家的意思,就順手接了過來,道:“都睡下了!

    老夫人又道:“誰守在他們屋里!

    郁棠知道老夫人把兩個孩子當眼睛珠子似的,要是值守的人她老人家不放心,會把身邊的計娘子或是陳娘子派去親自看著的。

    她忙道:“他們倆個的乳娘都在那里守著!

    老夫人果然還是不能完全放心,道:“應該把阿杏帶著的!

    自從阿杏救了郁棠之后,阿杏成為了老夫人心目中最忠心的人之一。絳哥兒出生之后,老夫人就和郁棠商量,讓她成了絳哥兒屋里的管事娘子。

    這次老夫人出京城,原是想帶著她的,但她成親好幾年了,好不容易有了身孕,郁棠怕她舟車勞頓,就讓她留在了臨安。

    裴丹聽著,就問起了阿杏:“她如今還在裴家嗎?”

    郁棠被彭十一追殺的事,裴家有意封鎖了消息,但家里的人還是知道的。特別是裴丹,她也算是當事人之一。事后裴丹還因為阿杏的忠勇特意賞了她一小袋子金錁子。所以她也知道阿杏回了臨安之后,老夫人給她放了籍的事,還賜了她五十畝上等田的陪嫁。

    “還在!庇籼男Φ,“她是個有主見的,有老夫人庇護,她自己招了個女婿上門,平時還是在府里當差,節日的時候就回自己家里!

    “還能這樣!”裴丹驚訝地道。

    “怎么不能?”老夫人笑道,“規矩是人定的,她有恩于我們裴家,也就自然與旁人不一樣。家里的仆婦們看了,也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是件好事!

    裴丹若有所思。

    晚上給裴老夫人問過安之后,她特意送了郁棠回房,好奇地問郁棠:“查清楚了那個阿杏是什么來歷嗎?”

    郁棠笑道:“就是個普通農戶人家的姑娘!

    裴丹有些不相信。

    郁棠笑道:“你還不信人家特別有主見!”

    裴丹想想有道理,也就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后,和郁棠說說笑笑了幾句,見天色不早,就起身告辭了。

    郁棠覺得關于阿杏的身世,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據裴宴調查,他們家應該是在老家得罪了當地的鄉紳,逃難的時候經過臨安,沒了盤纏被迫滯留在臨安的。阿杏從小就不滿父母偏愛幼弟,總喜歡和男孩子一爭高低,行事也像男孩子似的,頗有些俠義之風,膽子才會這么大。

    可只要于裴家沒有惡意,裴宴也好,郁棠也好,就愿意接納她。

    她也的確幫了郁棠不少忙。

    只是裴宴晚上回來的時候喝了點酒,話比平時要多。

    他質問郁棠:“聽說你要讓我們家的繡娘給徐氏也做條和你今天穿的一模一樣的裙子?”

    郁棠就知道他這“吃醋”的毛病又犯了,而且年紀越長,他越像小孩子,她要是不哄著,他真能兩、三天不和她說一句話。

    “沒有!”郁棠面不改色地道,“我們不是說好了,你有什么疑惑,你就來問我,不要聽中間的人說了什么就是什么?我今天的確說了讓我們家的繡娘給殷太太做條和我身上差不多的裙子,是差不多,不是一模一樣的。而且我還說了,花鳥是眉娘子繡的,她要是愿意,只能讓我們家的繡娘幫著繡花!

    她今天穿的那條裙子,是裴宴送給她的。

    特意讓人送去眉娘子那里繡的褶皺。

    他還喜歡親自動手給郁棠做簪子,打首飾。

    郁棠很喜歡。

    卻怕別人覺得裴宴玩物喪志,特別是自她懷了孩子,裴宴幾乎就沒有出過門,還幫她帶孩子,她從來不當著外人的面提起這些來。

    裴宴面色好多了。

    郁棠就趁機道:“你看你,一喝了酒就喜歡胡說八道,你是不是不能喝酒了?你喝了酒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胡說!”裴宴不承認,“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郁棠當然知道,她就是在和裴宴胡攪蠻纏。

    裴宴聽到了自己想聽的了,心滿意足,想起了兒子,道:“都睡了嗎?我去看看!”

    郁棠攔了他,嗔道:“你看你,滿身的酒氣,更衣洗漱了再去!

    她和他在一起生活的越久,越覺得裴宴骨子里桀驁不馴。什么“抱孫不抱兒”、“女子無才便是德”這樣的觀念都被他嗤之以鼻,他不僅抱兒子,還很喜歡和兒子一起玩。

    絳哥兒就是他親自啟的蒙。

    等到明年,他還準備親自給茜哥兒啟蒙。

    兩個兒子也不像別人家的兒子,見到父親就像老鼠見到貓似的。兩個兒子都和他非常的親。像這樣回來晚了的時候,他總是要親自看過兩個兒子才放心。

    裴宴并不是真的喝醉了,他只是有點生氣郁棠要把自己給她做的裙子給徐萱當樣子,聽著便從善如流地去更了衣,還喝了醒酒湯才和郁棠去了兒子歇息的房間。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