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第三百八十一章 誘導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顧曦有失長幼的行為和話語,不僅惹來了裴彤嚴厲的目光,還惹來了裴宣的不滿。

    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裴宣覺得裴彤先有楊家,后有顧曦,能影響他決斷的人太多了,可這不也正說明了裴彤的能力弱嗎?

    他輕輕地蹙了蹙眉,輕輕地打斷了顧曦的話:“顧氏,這些事應該由阿彤決定!

    就差沒有指著她的鼻子讓她不要說話。

    顧曦的臉一紅,支支吾吾地道著歉。

    裴宣卻開始猶豫。

    他是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

    當初他夾在大兄和弟弟之間不吭聲,讓很多人都誤會他木訥敦厚沒主見,也是不想在阿兄和弟弟之間再制造矛盾,讓他們的父母為難。時間久了,他開始本能地讓著阿兄和弟弟。

    在裴彤分宗這件事上,裴宴是什么態度他已看得一清二楚。

    裴宴就是要趁機把裴彤這一房分出去。

    按理,這樣更好,避免了以后長幼之間的矛盾;可于情,讓大兄的骨肉就這樣離開裴家,裴宣心里還是有點不好受。

    可他更知道,他必須有所選擇,表明立場。否則裴宴不會善罷干休,肯定還是要鬧出些事來的。而裴彤也太不爭氣了,這么大的事還被外家和妻子左右。

    裴宣暗暗嘆氣,想著只有以后再想辦法補償裴彤了。

    他沒有太過理會顧曦,而是對裴彤道:“分宗也好。阿嫂天天在家里鬧,鬧得你祖母也不高興。分了宗,你們來京城居住,你母親可以;啬锛铱纯,你們也可以在你母親膝下承歡。但學業上的事你卻不能聽你母親的,還是要好好的讀書,跟著我給你推薦的師傅學習,爭取早日金榜題名,為阿兄爭光。也不枉你自立門戶一場!

    言下之意,還是會管他的學業和仕途,但卻不想在大義上照顧裴大太太。

    這也是裴家一直以來的態度。

    裴彤聽著,突然像找到了主心骨,不再茫然。

    是啊,他又不是被除宗,是分宗,而且還是宗主同意了的分宗。

    他們這一房與其這樣惹人嫌地呆在裴家,還不如分開,彼此客客氣氣的。他母親也能夙愿得償,做個頭上沒人管的當家主母。

    這樣應該更好吧!

    裴彤看了自己的大舅父一眼。

    楊大老爺的眉頭都皺在了一起,顯然非常的不同意。

    裴彤就在心里自嘲地笑了一聲。

    他大舅父再親他,也越不過楊家去。所謂的支持,主意,可能更多的是在對楊家有利的情況下吧?

    再看顧曦,應該是怕失去了裴府的庇護,他們一房落得個一文不值吧?

    誰又能理解他失去了父親卻只能保持沉默的怨懟呢?

    離開也好。

    二叔父素來對他如子侄般的寬厚,而且他二叔父不管是眼光還是見識都不同凡響,想必二叔父也看出了他在裴家的窘境,才會出言相勸的。

    “二叔父,三叔父,”裴彤下定了決心,做起事來也就非常的果斷了,“那就分宗吧!我相信二叔父和三叔父都是為了我好!

    三叔父未必,但二叔父卻肯定是真心的。

    想到這里,他看裴宣的目光都熱切了幾分,繼續道:“到時候恐怕還要麻煩二叔父在功課上多多指點我!

    裴宣聽了在心里嘆氣。

    裴彤果然還是太年輕了。

    但也許并不是因為年輕,而是在心里還在怨恨裴宴。

    也許離開會對裴彤更好。

    裴宣輕輕地搖了搖頭,悵然道:“既然如此,那就把顧大人請過來吧!分宗是大事,還得請他做個證人才是!

    主要是牽涉家產。

    別讓人誤以為不公平就行了。

    裴宴點頭,心里終于快活了一些,看他二哥的目光也親切了很多。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話還真沒有說錯。關鍵時候,他二哥還是維護他的。

    楊大老爺欲言又止。

    他應該站出來反對的,可裴彤的那個樣子,仿佛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他又想不通分宗和不分宗之間的利害關系,就更不好表態了。

    好在是裴大太太一時半會到不了京城,分宗的事還可以拖一拖。

    楊大老爺沒有說話。

    顧曦雖然心里急,更不好說什么。

    畢竟裴家的長輩里,對他們最和善的就是裴宣了,裴宣已經明確表示支持裴宴的決定,他們若是再胡攪蠻纏的,惹怒了裴宣,得不償失。

    就是分宗單過的事,來京城不久,裴彤就帶她去看了公公在京城留下的房子。

    那房子離這不遠,五間四進,在京城也算是難得的大宅子了,住他們一房五口,就算是裴緋成親了都綽綽有余。要緊的是她頭上只有她婆婆一個人,怎么也比裴家大小親戚無數,家中人口眾多要強很多。

    至于裴彤的學業,二老爺承諾會幫忙,她阿兄也不會袖手旁觀。

    等到裴大太太知道她娘家的厲害之后,想必她的日子也會越過越好。

    還有最最致命的刺殺二皇子案,他們是小輩,二皇子出事的時候他們都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怎么也查不到他們的頭上來。這分了宗,責任就在裴家宗房而不是他們了。

    他公公做錯了他們也有話說,追究不到他們的頭上來。

    退一萬步,她阿兄也是主持分宗的人之一,若是形勢對他們不利,她阿兄肯定不會答應的。

    顧曦自我安慰著,但心里還是有幾分不安。

    她正尋思著要不要說點什么,耳邊卻傳來裴宴清冷的聲音:“分宗的時候,阿兄留給你們的東西,自然都是你們的。裴家公中的產業肯定是不能動的。你們祖父留下來的東西,因你們祖母還在,一直也沒有說清楚。但你們要離開裴家,那就肯定要說清楚的。我先讓人把你們祖父留下來的東西整理整理,然后按照各得三分之一來分。至于你祖母百年之后,也按這個來分。你們覺得怎么樣?”

    他說完,目光嚴厲地掃視了屋中眾人一眼。

    楊大老爺頓時激動的手都有些發抖。

    裴老太爺的私產三兄弟平分嗎?

    他和裴宥來往密切,別人不知道,他心里卻清楚得很。裴老太爺的私產,最少也有二十萬兩銀子。能分將近七萬兩銀子,又何必去趟裴家的那攤渾水呢?

    楊大老爺眼神熱切地盯著裴彤,就差沒直言“你快問問是多少銀子”了。

    顧曦沒什么感覺,但見楊大老爺的模樣,就知道這樣的分法肯定不會吃虧。

    可不吃虧到底是多少呢?

    她心里沒底。

    裴宣對弟弟的心思看得更清楚了。

    裴宴就差把“拿錢買清靜”幾個字印在腦門上了。

    他突然間有點可憐裴彤。

    他阿爹活著的時候把大部分產業分別贈予了他們三兄弟。因為大兄不聽話,阿爹給的最少,后來又要弟弟收拾殘局,斷了弟弟的仕途,以他阿爹的性子,肯定會私下里再好好地補貼弟弟一筆銀子。真正能拿到明面上分的,估計也就二十幾萬兩銀子。

    他想了想,看了二太太一眼,想著他以后在外做官,又是家里官職最大的,公中肯定會以最高的標準補貼他,他不由輕聲地咳了咳,道:“阿兄不在了,按理說,我這個做叔父的應該擔起阿兄的責任。但你們母親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好在旁邊指手畫腳的,你們家里的事,還是以你母親為主更好,除了課業,我也沒什么能幫上你們的。我的那一份,就不要了,給阿彤他們兩兄弟分了吧!”

    “什么?!”二太太驚呼。

    她隱約知道裴老太爺留下了多少銀子。

    之前裴老太爺的確給了他們不少,可誰還嫌銀子少!況且她馬上要嫁女兒了,能多陪點嫁妝不好嗎?

    但裴宣的話已經說出口了,她也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反對?伤哪樕珔s沒有辦法掩飾地壞了起來。

    郁棠也非常的意外。

    她之前還覺得裴宣人很好,可他剛才這番舉動,卻太傷二太太的心了。

    她和二太太對坐著,這個場合也不好說些什么,想了想,起身給二太太重新續了杯茶后,安慰般地拍了拍二太太的肩膀。

    二太太的臉色就不好看了。

    顧曦腦子飛快地轉了起來。

    二太太是沒有受過任何波折的人,為人溫柔隨和不說,在錢財上更是大方,從來不計較這些。能讓她臉色大變,肯定不是筆小數目。

    是二萬兩還是三萬兩,或者更多?

    世家里個人不允許有太多的私產,在顧曦看來,裴老太爺再能干,也就差不多這個數了。

    她想著,就朝著裴彤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假意推脫推脫。

    誰知道裴彤像是被驚呆了似的,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倒是楊大老爺,生怕裴彤和顧曦年輕不懂事,把這么好的事給推了出去,連忙對裴宣道:“這怎么好意思?不過,就您這胸襟,戶部的侍郎還真就得您這樣的人才鎮得住!痹挼竭@里,他有意看了裴彤和顧曦一眼,隨后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繼續道,“老太爺最少也留下了二十萬兩的私產吧?您這三分之一,就將近七萬兩銀子,都不要了,給他們倆個……”他朝著裴宣豎著大拇指,道,“有您這樣的叔父,真是他們的福氣!闭f完,朝裴宴望去。

    好像在說裴宴,你看你哥哥都放棄了老太爺的遺產,你這個做叔叔的,是不是也學學裴宣。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