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四章 娶妻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來送嫁的馬太太和馬秀娘忙把陳氏拉到了一旁。

    馬秀娘遞了帕子給陳氏,馬太太則悄聲勸道:“姑娘又不是遠嫁,裴家又是積善之家,不論平日還是過節,想回來還不是就回來了,你這樣,讓姑娘心里怎么想?大喜的日子,等會哭花了妝可就不好看了。再說了,要哭,也不是這個時候哭,等姑娘上轎的時候你再哭也不遲!”

    陳氏接過馬秀娘的帕子擦著眼淚,哽咽道:“我也知道,我這不是忍不住嗎?那么小一個白白胖胖的團子,我揣在懷里,托在掌心里,好不容易長這么大了,就這樣嫁到別人家去了,生兒育女不說,還要管著一家老小的日常嚼用,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憐惜她的辛苦,做母親的時候會不會順利……”

    都是生了女兒的人,馬太太和陳氏能說到一塊兒去,她聞言嘆了口氣,攬了陳氏的肩膀,道:“當初秀娘出閣的時候我何嘗不是和你一樣的?赡憧,我們家秀娘不是好好的嗎?你要相信你們家阿棠,她會把日子過好的!

    兩人說著,迎面碰到了滿頭是汗的郁遠。

    郁遠看見陳氏頓時兩眼發光,面露喜色,急急地跑了過來,道:“嬸嬸,您看到叔父了沒有?衛老爺一家過來了,叔父不見了。我里里外外都找了個遍!”

    陳氏顧不得傷心,忙問:“書房找了嗎?賬房呢?會不會在后面的花園?”

    郁遠搖頭,道:“都沒有!

    陳氏跟著急起來,匆匆安排好了馬氏母女,和郁遠到處找郁文。

    兩個人好不容易在郁家后門的巷子找到了郁文,誰知道郁文卻蹲在后門口的臺階上在抹眼淚。

    陳氏和郁遠看著停下了腳步。

    聽到動靜的郁文卻沒有抬頭,只是道:“你讓我自己一個人呆一會!

    聲音里還帶著幾分泣音。

    陳氏的眼淚忍不住又掉了下來。

    夫妻倆抱頭痛哭。

    郁遠雖然覺得好笑,可也跟著落下淚來。

    還好郁博也找過來了,見此情景直皺眉,道:“你們這是做什么呢?快,別想這些有的沒的了,衛老爺一家都過來了不說,江老爺也過來了,要不是有吳老爺頂著,今天我們家可就要丟臉了!

    郁文到底是男子,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跟著郁博去接待賓客去了。

    陳氏卻靜靜地又傷心了一會兒,這才強顏歡笑的進了屋。

    那邊裴家已經在準備接親的事宜了。

    裴家請的全福人是裴禪的母親。

    她雖是裴家的旁支,但她不僅公婆、親生父母都俱全,嫁到裴家之后,還生了五男二女,娘家更是人丁興旺,二十幾個表兄,裴禪都認不全。

    裴家有人娶親,通常都請她做全福人。

    她也是難得看到穿著大紅袍的裴宴,由二太太陪著過來的時候不禁打趣裴宴:“三叔穿這身才叫個精神,以后也應該多穿些亮色的衣裳才是!

    裴宴長這么大,還只在小時候沒有能力選擇的時候穿過大紅的衣衫,聞言不免有些懊惱,不自在地扯了扯衣襟。

    裴禪的母親連忙阻止,道:“可不能這樣,小心把衣服弄亂了!

    裴宴冷著臉“嗯”了一聲,果然不再扯衣服了。

    裴禪的母親看著又想笑。

    平時那么冷傲的一個人,她們妯娌私底下就不止一次的議論,不知道他成親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

    今天可算看到了。

    臉還是和平常一樣冷冰冰的,可那眼睛卻像有光,亮晶晶的,就算是壓著也壓不住心里的喜悅。

    三天無大小。

    裴禪的母親就想逗逗裴宴,卻被跟著過來的兒子拉了拉衣袖,道:“姆媽,您要不要去大祖母那里去打個招呼,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有沒有話交待給您!

    裴禪的母親“哎喲”一聲,想起這樁事來,把七歲的裴江交給了裴禪,道:“你領著他在這里等著,我去去就來!

    裴江是裴泊胞弟,家里和裴禪一樣,不僅祖父母、曾祖父母都在,還從小就聰明伶俐,裴老安人就選了他做壓轎的童子。

    他手里抱著個寶瓶,把蘋果放在了寶瓶口上,見裴禪的母親走了,就朝著裴禪撒著嬌:“禪堂兄,我手疼,你幫我拿拿唄!

    裴禪就嚇他:“你去跟三叔父說!

    裴江不做聲了。

    裴宴不知道這寶瓶交到壓轎童子手里能不能經別人的手,但聽裴江這么說,還真怕他手疼,把這寶瓶交給了別人,就拿了顆糖塞到了裴江的嘴里,并道:“你好好抱著別亂放,等把你嬸嬸娶回來了,我就給方歙硯你!

    裴江兩眼骨碌碌直轉,道:“三叔父,我不要歙硯,我要您案頭上的那方雕著仙鶴的硯臺!

    裴宴一愣。

    家里人都怕他,很少有人這樣和他說話。

    他笑道:“你這小子,還挺有眼光的,那是方澄泥硯。不過,我既然要送你一方硯臺,肯定也不會比這方差,你要想好了。澄泥硯未必比歙硯好!

    裴江眼睛珠子轉得更快了,小包子臉上全是算計,道:“可我聽人說,三叔父案上的那方硯,是陪著三叔父下場的硯臺!

    裴泊過兩年要下場了。

    裴宴哈哈大笑起來,道:“你這是為阿泊討東西呢?”

    裴江不敢承認。

    裴宴卻覺得小孩子也挺有意思的,要是他以后有兒子,最好也能像裴江這樣。

    他彎腰把裴江抱了起來,道:“行!到時候就把我案頭上的那方硯臺給你帶回家去!

    裴江高興得笑得見牙不見眼。

    裴宴就道:“那你是不是把蘋果也抱在懷里!

    按道理,壓轎的童子應該一手抱著寶瓶,一手抱著蘋果的。

    裴江忙應了一聲,掙扎著要從裴宴的懷里下來。

    裴禪生怕小孩兒把懷里的寶瓶或是寶瓶上的蘋果弄落下來,上前護著裴江落了地。

    裴宴就問裴禪:“你準備的怎么樣了?”

    族里的孩子都跟著毅老太爺讀書,常聽毅老太爺說裴宴多聰慧,他沒和裴宴直接打過交道,聽裴宴這么問,他笑著把這段時間的功課跟裴宴說了說。

    裴宴就提點了他幾句。

    這樣一來一往的,裴宴心里的那點慌張也就慢慢地消散了。

    等到他騎上馬往郁家去的時候,開始苦惱晚上的洞房。

    他信道,修的是道家修身養性,長生之道。

    長生之道首要的就是禁欲。

    道家經典雖多,但他從前對這類書是不屑一顧的,F在他要成親了,裴老夫人當然不好跟他說這些,可裴老太爺已經不在了,裴宣也去了京城,裴老安人只好托了毅老太爺跟他說這些。

    毅老太爺又覺得裴宴都是這樣大的人了,從小就最愛讀雜書,他說多了不免會傷了裴宴的顏面,干脆丟幾本書讓裴宴自己去看。

    裴宴倒是仔細地研究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那書畫得不好,還是他本身不太喜歡這些,不看還好,看了,他臉色鐵青,那一點點綺念都沒了。

    要是洞房也這樣,他怎么辦……

    結果娶親的整個過程他就一直板著個臉。

    陪他去娶親的裴禪只好不停地拉著裴宴的衣角,反復地悄聲道:“三叔父,您笑一笑,大家都看著您呢!”

    裴宴實在是笑不出來,就算偶爾笑了笑,也笑得很勉強,反而把郁文給逗笑了,心想,就算是裴遐光又怎么樣,成親的時候還不是一樣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女婿能這樣就行了!

    他也就沒有為難裴宴,痛痛快快地讓郁遠背著郁棠出了門。

    等到花轎在噼里啪啦的炮竹聲中離開后,郁文還在那里笑著搖頭,倒是江潮,對裴宴的提議更心動了。

    裴宴這樣,是想幫郁家,郁家又沒有那個能力,所以需要他在前面撐著,讓郁家能輕輕松松地賺些富貴錢吧?

    做生意的人,就怕彼此沒利。要是能找到互利的利益線,這個生意就能理直氣壯地長久地做下去。

    江潮突然找到了自己在裴宴處的作用,一下子信心倍增。

    他決定再仔細想想和裴家的合作,走之前見裴宴一面,把自己的打算和裴宴好好說說。

    江潮有些心不在焉地喝著郁家的喜酒。

    裴宴這邊已經拜了堂,進了洞房。

    能夠不分大小的鬧騰裴宴一番,裴家的人都挺期盼的。因而來看新娘子的人也格外的多。

    大家就直起哄要裴宴掀蓋頭。

    裴宴頭都大了,不明白為什么新房擠滿了人。

    他很想把人都趕出去,卻也知道自己這么做了不免太煞風景了,覺得郁裳肯定會傷心的。

    裴宴強忍著心中的不快挑了郁棠的蓋頭。

    郁棠不由抬頭朝著裴宴抿著嘴笑了笑。

    化過妝的郁棠相比平時更明艷,淺淺的笑,像春風吹過荒原,讓裴宴覺得自己心里仿佛有片草原,冒出很多翠綠的草來。

    “阿棠!”裴宴輕聲喃喃,身邊的那些喧嘩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他的心在怦怦怦地跳著。

    郁棠望著裴宴,一時間也覺得有些挪不開眼睛。

    穿大紅的裴宴可真英俊。

    白玉般的面龐,鴉翅般的鬢角,炯炯有神的目光里含著不容錯識的歡喜……都讓郁棠的心像被泡在暖流中,融化了。

    “哎呀,新娘子長得可真漂亮!”新房里有人驚嘆,打破了兩人之間的膠著。

    喧囂聲重新傳入兩人耳朵。

    裴宴和郁棠不約而同地側過臉去,再也沒敢看對方一眼。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