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當然根本難不倒老王,這世界上所有的問題,換個角度就不是問題了。

    “唉,音符,問題就在這里,我研究了半天才發現我的創造用豎琴彈不了,要橫琴才行,所以才沒好意思去,不過你放心,下一次你過生日的時候……”

    什么是天才,天才就是永遠不背鍋!

    “師兄,我有橫琴!”音符驚喜的說道,“我最愛的就是橫琴了,看,這是我們乾闥婆最好的魂器,三十二弦的曼陀羅弦光之羽,可以容納所有的魂琴類鎮魂曲!”

    音符雙手捧著閃閃發光的弦光之羽,老王……

    “師兄,試試!”音符毫不介意的就把乾闥婆的秘寶放在了王峰手中,如果不是音符得到了月神祝福,這秘寶也不會這么快了落到她手中。

    王峰看了看手中的弦光之羽,又看看音符,弦光之羽通體流光溢彩,晶瑩的數十根弦線,在陽光的照耀下竟呈現出無數不同的色彩,琴尾上還用古文寫著‘弦光’二字。

    這手感……應該很貴吧。

    臥槽啊,隨身帶這么多零部件干嘛???

    老王汗都下來了,吹了一輩子牛逼,這是最接近真相的一次。

    重大考驗啊,腫么辦?!

    “咳……”

    這玩意他試過幾次但真沒怎么專注過,印象最深的還是悅然經常彈的那個,因為悅然特別喜歡這個方向,所有的驅魔曲和鎮魂音都是她設計的,其中她最喜歡的就是防御類的“摯愛”。

    效果是以自身的生命救治瀕死的人,無差別治愈大招,無視巫、武、毒等傷害類別,頂尖鎮魂曲。

    忽然之間那些記憶變得清楚起來,內測的時候悅然特別喜歡彈給他聽,他還嫌煩,因為忙于整個御九天的設定和平衡,只是這首確實能讓人平靜。

    手指開始波動琴弦,磕磕絆絆的,作為頂尖水準,音符一開就知道師兄個新手,專門為她練的。

    而此時的王峰則沉浸在回憶中,每當煩惱的時候,遇到解不開的環節時,悅然都會默默的給他彈奏一曲,哪怕自己的脾氣很暴躁,聽了之后都會漸漸平靜下來,然后找到靈感和思路。

    然而,卻忽略了最重要的。

    賤人。

    王峰很聰明,是真的聰明,磕磕絆絆的模仿著悅然的彈奏……

    聽著聽著,音符的眼眶突然就紅了,眼淚珠子啪嗒嗒的往下掉。

    王峰的音樂也戛然而止,后面的他真想不起來了。

    正有點不知該怎么收場,突然看到音符掉眼淚,老王也是愣了愣。

    被拆穿了?

    想想也是,自己彈的什么亂七八糟的,小學生水平都是侮辱小學生。

    臥槽,開個玩笑嘛,不至于這么脆弱吧……

    “音符,我彈得太爛了,這個真是瞎搞的……這樣,這個禮物不算!回頭師兄給你尋個好的禮物,雙倍給你補上!”

    “不!”音符擦了擦眼淚,認真的看著王峰,“師兄,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

    她是八部眾的郡主、乾達婆的下一任皇廷樂師,更是所謂月神的化身。

    她有很多好朋友,也收到過各種各樣珍貴的禮物。

    可從沒有一個人曾像師兄這樣用心的!

    雖然磕磕絆絆,可是她能感受到里面的真心和水準,還有師兄的專注,眼睛是靈魂的窗戶,這是不會騙人的,彈奏的時候,師兄是傾注了感情的,她聽出來了。

    這是最好的師兄,最棒的禮物。

    忽然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咬了咬嘴唇,“師兄,我會好好珍惜的,我會把這首我們共同的曲子完成的!”

    老王摸了摸鼻子,啥情況?

    這丫頭怕是傻的吧???

    玫瑰圣堂自治會。

    房門被馬坦粗暴的推開,他渾身包得像個木乃伊一樣,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樣子,卻是滿臉戾氣,憤憤不平:“隊長!”

    洛蘭皺了皺眉頭。

    “是不是被打傻了?”他的眼神里帶著些許嚴肅,冷冷的說道:“不知道先敲門嗎?”

    “抱、抱歉……”

    “身體還沒恢復就別到處亂跑,我需要你回到百分之百的狀態”洛蘭擺了擺手,臉色變得溫和下來:“說吧,什么事!

    “那個王峰!”馬坦咬牙切齒的遞過來今天的‘圣堂之光’,上面的頭版照片豁然便是昨天表彰大會的合影:“這畜生不知道給八部眾灌了什么迷魂湯,又給他混了個研制新符文的名頭,你看這家伙笑得那嘚瑟樣,我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

    洛蘭只是掃了一眼,這種事兒,昨天就已經全校都傳遍了,也就這個躺在醫院的家伙還要等著看報紙。

    “那又怎么樣呢?”洛蘭很平靜的說道,這種大事兒背后肯定有深意。

    “什么怎么樣?”馬坦一呆,急急忙忙的說道:“當然是揭發他!他不過就是一個魔藥院的棄徒,才剛轉去符文系兩個月,怕是連基礎符文都還沒學明白,怎么可能就搞出什么研究成果,這分明就是欺騙、是犯罪!職業中心對這種認證欺騙一向都是不能容忍的,只要我們去揭發他,絕對讓他們身敗名裂!

    不光是王峰,還有卡麗妲,如果不是卡麗妲的偏袒,他怎么會弄成這樣子,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話,一些人也在疏遠他,絕對不能繼續這樣了。

    看著一臉猙獰的馬坦,洛蘭嘆了口氣,“證據呢?”

    “這個……”

    “兄弟,我知道你心里怨氣大,但做事兒不能只靠沖動的!甭逄m放緩了語氣微微一笑:“就算不說證據,王峰和卡麗妲的關系非同一般,這點也已經是全校的共識,你去揭發他什么的,是想去觸卡麗妲的霉頭嗎?”

    “可是咱們難道就這么算了?”馬坦火氣沖天,差點想拍洛蘭的桌子:“隊長你不會是真的怕了他吧?你知道外面現在都在傳什么嗎?說咱們黑玫瑰不行了,欺軟怕硬,外強中干,還有一些關于你的不好聽的話,隊長,咱們不能讓他們放肆下去了!”

    肉體的疼痛是可以治愈的,但是精神的憤怒必須用對手的命來平復。

    可要說找溫妮報復,他還是不敢的,李家的名頭在刀鋒聯盟如日中天,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和他們家作對的下場,但王峰不同,孤家寡人一個,要說到報仇,只能著落到他身上!

    現在,機會好不容易來了,可洛蘭卻是這態度?

    曾經跟著洛蘭,在玫瑰圣堂也算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那時候的洛蘭多霸氣?哪像現在,都已經被人踩到頭上了,卻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

    洛蘭的眼中有著些許隱藏的厭惡。

    坦白說,以前的馬坦算是他的左右手,但現在……這家伙不但蠢,而且已經失去理智了,愚不可及,這樣的人帶在自己身邊已經不止是拖后腿的問題,甚至會是一顆定時炸彈。

    不過馬坦有句話說的很對,人言可畏。

    黑玫瑰的名聲,包括他洛蘭的名聲,最近已經是一落千丈,別說外面,就算在自治會里,不服他洛蘭的人都開始變得多起來,似乎人人都覺得洛蘭一下子變成了軟柿子,任誰都可以來踩兩腳還不用擔心被報復,就因為他洛蘭是個‘好脾氣’!

    圣堂本身就是英雄統治,什么是英雄,那就是說一不二,要有威望。

    “旁人只是說兩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們黑玫瑰到底行不行,等年底考核的時候,大家自然也就清楚了!甭逄m淡然的說道。

    “隊長,這只是名聲的事嗎?”馬坦悲憤道:“怎么說我也跟了你三年,三年的兄弟感情啊,你看著我弄成現在這樣子,你就咽的下這口氣?你心里就不憤怒、不想為我報仇?”

    “我當然憤怒,當然想替你報仇!甭逄m嘆了口氣:“可王峰和卡麗妲的關系非同一般,聽說有可能是親戚什么的,有卡麗妲在上面罩著,你我又能把他怎么樣呢?”

    “哼,什么親戚,不可能,老校長就她這么一個孫女,絕對不是近親,”馬坦說道:“你想了,他魔藥一年的時候還默默無聞,突然之間就變味兒了,而且你看他油腔滑調的樣子,出了會拍馬屁使陰招還會什么,我覺得這里面一定有內幕,隊長,這是我們的機會!”

    洛蘭靜靜的思考著,“馬坦,你是我兄弟,如果有證據,我絕對支持你,出了事兒我頂!”

    “好,就要你這句話,我不弄死這丫的,我就跟他姓,等我好消息!”

    馬坦興沖沖的走了,報仇是他現在最大的欲望。

    一絲微笑掛到了洛蘭的嘴邊,比情報,他豈會不如馬坦,王峰絕對不可能是卡麗妲的親戚,那么問題就來了。

    以卡麗妲的性格和能力,拍馬屁能得到重用嗎?

    答案是否定的,這說明里面的水有點深,他何嘗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有點微妙,當然以卡麗妲的身份絕不至于跟他叫板,平白的降低了輩分。

    可是立場的問題,導致卡麗妲也不可能支持自己。

    換校長對自己絕對是有利的。

    只是趟雷的絕對不能是自己,卡麗妲敢這么明著支持王峰上位,甚至不惜用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蹭成績,絕對是有反擊手段的。

    不過可能是最近壓力太大,校長大人有點急躁了,無論她有什么后手,讓馬坦去攪和一下總能看幾張底牌。

    他只需要觀望。

    為了今年的英雄大賽,也需要換一個副隊長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