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以為是帥哥,結果是個瓢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057543.buzz

    轟!

    魔熊的右掌已提著馬坦從空拍落,洛蘭只來得及做了個封擋動作,一股巨力拍來,直接將他打飛出十幾米遠,落地時噔噔蹬蹬的倒退十幾步,終是化解不了那股巨力,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還滑出數米。

    黑玫瑰其他隊員此時也都反應過來。

    槍聲、巨盾,連帶著一只渾身黑煙的黑豹魂獸,各種攻擊朝魔熊一起招呼。

    吼!

    魔熊一聲巨吼,提著馬坦的身體就像是提著一柄錘子,四處狂沖、一陣橫掃,其他人投鼠忌器,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哪兒有這么陰險的魂獸?

    只是可憐馬坦成了魔熊手中的武器,又揮又砸又撞的,要不是魂力護體還沒散,早就一命嗚呼了,生死攸關也只能咬牙硬撐。

    一旁的溫妮終于露出了一些舒服,做人嘛,就要做自己。

    殺人是不會的,畢竟是卡麗妲的地盤,但是既然教育了就一定要深刻。

    魔熊大殺四方,黑玫瑰瞬間就已潰不成軍,老王戰隊這邊的其他四個全都張大了嘴巴。

    這是自己家的那個小蘿莉嗎?

    尤其是范特西,自己的威武竟然是建立在李家大小姐身上???

    牛逼了!

    王峰此時也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住手!李溫妮,你這樣鬧出事兒來誰也保不住你!”洛蘭終于失去了冷靜怒吼道。

    溫妮無奈的聳聳肩,“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也是被迫的,這人侮辱我,就是侮辱先祖,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召喚小熊熊,只不過你也知道我實力低微,還沒有完全馴服這家伙!

    眾人面面相覷,還能這樣?

    騙鬼呢?

    只有老王豎起大拇指,“溫妮啊,真不虧是老王戰隊的牌面,我喜歡!”

    溫妮則是瞪了王峰一眼,有點不想搭理,沒見過這么廢物的隊長,自從進了門,從頭到尾被嘲諷,屁用也沒有,如果不是忍不住,老娘還想多裝一會兒小白純呢。

    洛蘭瞠目結舌,手底下卻不慢,他在牽制魔熊,可是看著馬坦被輪來輪去,也是心驚肉跳的。

    “李溫妮,適可而止,這里是玫瑰圣堂,卡麗妲校長不會對你客氣的!”洛蘭只能把校長再度抬了出來。

    馬坦的魂力開始衰弱了,一旦失去魂力保護,分分鐘玩完,他不信李溫妮真的敢殺人。

    溫妮撇撇嘴,這個她確實不太敢,因為她不想去暗魔島。

    魔熊感受到主人的命令,直接把馬坦扔了出去,但是扔的方向卻是八部眾那邊。

    講真,相比馬坦這幫廢物,溫妮看這些“高高在上”的八部眾更不爽。

    人影一閃,摩童已經接住了馬坦,雖然有巨大的力量襲來,但摩童還是很輕松的把力量卸掉,馬坦終于松了一口氣,真的撿回一條命,剛想說聲謝謝,摩童隨手一扔。

    啪嗒……

    馬坦的臉與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眼淚那叫一個嘩啦啦的。

    小馬哥的心態崩了啊。

    龍摩爾的眉頭微微一挑,雙手一攤,一片雷光瞬間籠罩全身。

    “結!”

    轟隆隆~~

    地面上雷電集結,大片雷光瞬間彌漫滿場地面。

    有根根粗壯的電流順著魔熊的腿部竄起,似是想要捆縛它,可在那驚人的身軀前卻似乎毫無作用,一邁腿便已掙開。

    “起!”

    龍摩爾一聲冷哼。

    地面上散亂的雷光瞬間收攏集結,化為四個亮點,緊跟著……

    轟轟轟轟!

    整個練武場一陣劇烈的搖晃,從那四個集結的雷點中,竟有四根巨大無比的雷霆之柱瘋狂升起,眨眼間將魔熊籠罩其中。

    曼陀羅四獄羅生!

    每根柱子都是由純粹的雷霆結成,可卻宛若實質,能從那看似雜亂的電流柱體上看到一張張猙獰的鬼臉,仿佛是來自地獄的圖騰。

    場中雷光耀眼,魔熊伸出巨掌,想從四根柱子那寬大的縫隙中穿出,可剛一接觸到四柱的平面。

    噼啪!

    手臂般粗壯的電流瞬間在四柱間交錯,仿佛形成一個密閉的牢籠,將魔熊的巨掌狠狠的彈開。

    困住了?

    老王戰隊連同黑玫瑰那邊東倒西歪的,全都瞪大眼睛。

    吼~~~~

    下一秒,魔熊怒目圓睜,有更熊熊的火焰在它身上冒起,這次不再是伸手試探,而是后退一步猛然發力,整個背脊朝那雷霆牢籠上狠狠撞過去。

    轟隆隆……

    四獄羅生狠狠蕩了蕩,連同整個練武館都晃動起來,屋頂上的瓦片像下雨一樣嘩啦啦的跌落,四周的練武館墻壁都被震出條條裂痕,一根兒死死釘在地面上的雷霆巨柱竟被這恐怖撞擊給撞得微微翹起。

    龍摩爾的眉頭微微一皺,雙手捏決,那遍布他全身的紋身都在剎那間閃耀起來,無數電流在他身上竄過,連接著前方的四獄羅生。

    轟!

    翹起的雷霆巨柱重新狠狠的砸下,釘死在地面上牢牢固定。

    魔熊狂性大發,再撞!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溫妮完全是看熱鬧,魂獸師強大的地方就在于,只需要輸出很小的魂力就可以控制強大的魂獸,自身損耗極小。

    而每撞擊一次,龍摩爾的身子便微微顫一顫,周身的紋身愈發閃耀,電光游走,龍摩爾也是難受,他不是怕這種畜生,真要動手也簡單,可問題是,可是李家的魂獸只能困,不能殺。

    呼~

    頭頂突然微微一涼,帥氣的頭發整個兒飄飛,露出那顆同樣紋飾密布的光頭來。

    別說外人,連八部眾的人都驚呆了,……龍哥竟然……竟然是個……地中!

    “哈哈!”溫妮忍不住哈哈大笑出聲:“還以為是帥哥,結果是個瓢!”

    “李溫妮!”

    龍摩爾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來,渾身的雷電有點無法壓抑,魂力瞬間提升了一個等級。

    不同于普通的巫師,龍象一族從小就用紋身秘法修煉雷霆之術,修為越高深,渾身的毛發就越少,何止是頭頂而已。

    而龍象都比較看重形象的,為此常年戴著假發,也視之若逆鱗,他動了殺機,不殺人,弄死這魂獸還真沒什么問題。

    “音符!焙鋈灰恢蹦蛔髀暤募樘扉_口了,音符吐了吐舌頭,小豎琴迎風便長,叮咚的彈奏起來,隨著悠揚的音樂,暴躁的魔熊平靜下來,龍摩爾的情緒也控制了。

    ——乾闥婆鎮魂曲。

    龍摩爾撤掉了巫術,靜靜的推到一邊,講真,龍摩爾的情緒控制是這幾個人里面最好的,實在是……這丫頭太氣人了,什么叫瓢?!

    打不下去了,溫妮也是個體面人,打了個響指,魔熊旁若無人的抓起了馬坦,而且……尼瑪怎么又抓下面?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馬坦身上。

    ……忒慘了。

    這一刻的馬坦顫抖著,完全不敢反抗,也不敢用魂力,強忍著的劇痛,眼淚鼻涕嘩啦啦的往下流,以前看到李溫妮的事兒都是在圣光新聞上,只有親身體驗了才明白什么叫做小魔女。

    不止是黑玫瑰那邊,在場所有男性都下意識的夾了夾腿,尤其是老王,感覺這丫頭很危險啊。

    “沒死呢?”溫妮笑瞇瞇的說道:“沒死就給老娘記好了,以后把嘴縫嚴實點,再敢讓老娘在任何地方聽到你的聲音,哪怕是打個噴嚏,老娘都弄死你!”

    現場一片死寂,八部眾的人淡淡的看著,其他人更是沒人敢吭聲。

    溫妮拍拍手,魔熊緩緩消散,最后凝結成一張魂卡消失在溫妮手中。

    “我們走!”溫妮看都沒看八部眾一眼兒,這一刻,溫妮的大姐范兒已經十足了。

    “真是不漲記性啊你們,讓我說你們什么好呢?真是的……”老王感慨的說著,沖那邊面如死灰的洛蘭連連搖頭,精神抖擻的并肩在溫妮身邊,還沒忘和八部眾那邊打個招呼:“回見啊大家,今兒很開心!

    作為隊長,老王還是不忘總結一下的。

    八部眾沒什么表示,黑玫瑰那邊的驅魔師薩斯則是趕緊跑到場中替馬坦查看傷勢。

    蕾切爾沒動,本來想憑借自己美女的身份說兩句,至少可以弄一弄范特西,可被溫妮冷冷的目光掃過,終歸是把想說的話吞回了肚子里。

    老王戰隊……

    蕾切爾的目光定格在范特西走出去的背影上,有忍不住的嫌棄,跟李家的人搞到一起沒好下場的。

    總的來說,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戰隊訓練,讓某些隊員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發掘了某個隊員的潛力,身為隊長的老王很驕傲。

    剛回到宿舍,身為隊長的老王正準備意氣風發的發表演說的時候,老王又被召喚了。

    面對眾人的疑惑,溫妮的似笑非笑,老王無奈的聳聳肩,“妲哥就是這么依靠我,我也沒辦法!

    卡麗妲其實也是有點無語。

    李溫妮進校是比較低調的事兒,說白了都是人情,李家找上門,這面子怎么都要給,當然她也重申了自己的原則,李家的回復是,只要溫妮敢鬧事,打死不論。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卡麗妲也無法拒絕,真打死是不可能的,只是這段時間卡麗妲忙得還無暇顧及這一茬,藍天倒是匯報過,溫妮加入了王峰的戰隊,對此卡麗妲也沒怎么在意,如果王峰真有二心,那她倒是省事兒了。

    奇怪的是,一切倒也風平浪靜,直到今天,魔熊這一鬧,顯然蓋子是蓋不住了。

    說真的,像李溫妮這種天才,如果稍微正常一點,加上李家的背景,無論哪個圣堂都是敞開大門歡迎的,但這個……真的頭痛。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鸟达人手游